杜国祥:第23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哼,你刚才不是口口声声说,你才是我们的主人,我们永远是你的奴隶。在你的面前还有我们说好的份吗,当然是悉听尊便。

    好,你说的话,我想你一定会记得这样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那我今天就陪你好好玩玩。我倒要看看你的骨头究竟有多硬。

    于是本田就把站在房门口的日军叫了进来,他们押着侯安宏,就跟着本田来到地牢的审讯室里,那些日军把侯安宏捆绑在一根碗口粗的木柱子上。本田站在侯安宏的面前,冷生生的问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究竟是属于什么样的组织?一共有多少人?

    侯安宏把头扭在一边,不理睬本田的,丰田立马就一把紧紧地揪住侯安宏的头发,气愤愤的嚷道:我们司令官问你话呢?

    侯安宏一口唾沫就吐到丰田的脸上,丰田气急了,对着侯安宏胸前就是几拳头,一口鲜血顺着侯安宏的嘴角边上流了出来。侯安宏脸颊上的汗珠就像被雨淋了一样。本田这才高声大嗓的叫喊道:住手。

    丰田不得不停下来了手脚。本田依然笑眯眯的问道:我说年轻人,你不要那么冲动好不好?你们中国有句古话不是说的好吗,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记得你们中国人还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见螳臂当车不自量力。现在我们大日本帝**队已经占领了你们中国大半壁江山,只差那么一点点,你们中国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就算你不为自己想想,你也的替你的家人好好想想啊?还有,这人了可以长命百岁,你看看你现在,不过三十出头吧。如果你能活到一百岁的话,你至少还有七十年的光阴,难不成你想在这里待上一辈子。而且天天把你捆绑在这里拳打脚踢的,你再好好看看这里,我们只看见有走进来的人,从没有看见有走着出去的人。托着出去的人倒大有人在。年轻人,如果你听我的话,我可以让你享受不尽荣华富贵,你想要什么我就可要给你什么。不管是吃的住的,玩的都可以。你要你们中国女人我可以给你,就算你要我们日本女人也行。

    本田说完就快步走到火炉跟前,拿起一把烧的通红的烙铁快步走到侯安宏的面前,对着烙铁就吐了一口唾沫星子。只听见滋的一声响,一股青烟就腾空而起,眨眼睛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哪知道侯安宏却默不作声。本田又快步走到火炉跟前,就烙铁扔在火炉里,然后对站在他身边的士兵冷生生的吩咐道:你们几个快去地牢里,给我把那个女人带到这里来。然后又对丰田冷生生的吩咐道:丰田君,麻烦你跑一趟,去把我的私人秘书小五叫到这里来。

    没过多久,几个日本兵就托着奄奄一息的红姐进来了,随着日本兵手一松开,红姐就歪倒在地上。本田快步走到红姐的身边,指着侯安宏冷生生的问道:你好好看看他,你认识他吗?

    红姐看也看侯安宏一眼。其实红姐的心里一定在想:头,你怎么也进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在丰田的带领下,小五进来了,他一进来看了看歪倒在地上的红姐,又看了一眼被五花大绑捆绑在木柱子上的侯安宏,心里不禁为之一怔:这么晚了,司令官把我叫到这里来干什么呀?

    本田把烙铁从火炉里拿了出来,快步走到红姐的身边,毫不犹豫的将炼铁放在红姐的肩膀上,只听见红姐啊的尖叫一声就昏了过去,红姐的肩膀上已经是血肉模糊一片。在本田司令官的吩咐下,一个日本兵就一桶冷水泼到红姐的身上,红姐这才慢慢的苏醒过来。

    本田将烙铁扔到火炉里。然后慢步踱到侯安宏的面前,嘿嘿冷笑两声后又快步走到火炉边上,一把拿起炼铁就快步走到侯安宏的面前,冷生生的问道:年轻人,你应该考虑清楚了。在这里有两个女人,你说说看,你喜欢哪一个?

    稍微过了一会儿,侯安宏才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我要站着的那个女人。小五一听此话不禁扭过头来看了侯安宏一眼又扭过头去。不禁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又扭过头来看了侯安宏一眼,这才慢慢的走到墙角边上停下来了脚步就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本田这才把烙铁重新扔到火炉里,对站在他身边的士兵冷生生的吩咐道:你们给我把他放下来。

    于是那些士兵就把捆在侯安宏身上的绳索解开了。侯安宏踉踉跄跄的走到本田的身边。丰田对着侯安宏小腿一脚蹬了过去,侯安宏就跪在本田的身边。本田笑眯眯的问道:年轻人,你现在该告诉我,你是干什么的吧?

    侯安宏低着头,轻声细语的回答道:我是**的特工人员。

    听说你的同伙是个女人,你能不能告诉我,今天晚上怎么只有你一个人闯了进来,你的同伙呢?她干什么去了?

    我的同伙昨天差一点就丢了身家性命,今天中午时分就带着行李不辞而别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干什么去了。

    本田点点头,笑眯眯的说道:我暂且相信你一次。那你认识她吗?本田说完就指了指还瘫坐在地上的红姐。侯安宏扭过头去看了一眼红姐,摇摇头,继续轻声细语的回答道:不认识。

    既然你不认识她,那她就与你们无关,我倒想知道,你和你的同伴屡次三番闯我司令部是想干什么呀?

    刺杀一个人。

    刺杀一个人?刺杀谁啊?

    我们接到上级指令,说有一个会识别长江水道的人已经住进司令部了,于是我才冒死进来刺杀他的。

    我还要问你,既然你知道你和你的同伴一起进来,就差一点把身家性命丢在这里,你为什么还要独自一人再来一次。你们中国不是有句成语叫一旦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为什么还要冒着生命危险来一次呢?你老老实实的交代,你是不是在撒谎?、

    我我没有。太君,我真的没有,你要相信我,我对你们大日本皇军可谓忠心耿耿了,我愿意将功赎罪。我说,我全说还不行吗?

    好,那你说给我听听看。

    是这样的,要是我们不能完成任务的话,上面派一个人下来调查清楚了,他们会要了我的命的,因此,我不得不只身探险闯进来了。

    本田再一次点点头,笑眯眯的说道:好我暂且相信你一次。你现在可以出去了。

    跪在地上的侯安宏一听此话就一把紧紧地抱住本田的一双脚,哭哭啼啼的说道:太君,太君,饶命啊。太君,太君,你一定要救救我呀?要是你把我放了,上面的人知道了一定会杀了我的。你千万别让我出去啊。你就让我待在你的身边。我愿意为你们大日本帝国出谋划策,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就你这个样子,你还能为我们出谋划策。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高见。

    司令官阁下。你要知道。如果你身边那个会识别长江水道的人是假的,或者说是游击队派来骗你的,一旦你让他站在军舰上做领航,把你们带的危险地带,你们不就全军覆没了吗?我倒要一个主意,就是不知道你也不愿意听我的。

    好,我听,你说说看。

    太君,咱们中国还有一句古话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长江江面上不是又许许多多的靠捕鱼为生的渔民吗,那些渔民都有可能会识别长江水道,即使有极少数别有用心,可是大多数还是回见风使舵的。要是太君愿意的话,你明天就可要安排一些士兵去江边上,把要出江捕鱼的渔民全抓回来严加审问。我相信,他们一旦看见这里是刑具,他们一定会实话实说的。说不定还能乖乖地给你们办事的。

    本田听了侯安宏的话点点头,笑眯眯的说道:好,好好,你的这个主意不错,我明天就让我的身边去江边上抓人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