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行者之证:第三十七章 可悲之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斯内克准备继续追问彼得的时候,彼得的瞳孔渐渐变大了,喃喃地说道总算是结束了。

说完后,便断了气。

    斯内克看着闭上双眼满脸血污的彼得,心里简直就是一团乱麻,忽然那孩子小时候身影的不断浮现在眼前,确实还是有些相像的,露西、彼得还有那孩子的身影和声音充斥了他的脑海。

斯内克捂着脑袋,只感觉头痛剧烈,我怎么会错呢,错的怎么会是我呢,错的是你们,错的是这个世界,对,错的是这个世界,斯内克抱着头大吼道,眼神里的阴狠早已消失不见,有的只是完全丧失自我意志的崩坏。

    斯内克的刺剑非常的快,他的攻击似乎只有一个动作,那就是刺,但他刺向索德的时候,却很少选择要害部位,因为他修习的是罕见的毒魔术,他的刺剑里已经浸透了他自己炼制的毒魔药,只要擦伤一下,别说是白银阶的魔术使,即使是对黄金下位的魔术使来说,也是比较麻烦的。

    随着斯内克的刺剑与索德的暗焰剑不断的碰撞,刺剑五彩斑斓的色彩渐渐褪去,这是被索德武器上燃起的黑红色火焰灼烧的结果。

    其实索德早就发现藏在阴影里的斯内克了,自从宝具书的魔力炉心解锁之后,魔眼就是一直开启的,索德可以看到大多数人身上的魔力光辉,而毒魔术的所造成的光辉与其他魔术的截然不同,之前在协会的图书馆里,曾经看到过斯内克,所以他一下就被发现了。

    不紧不慢的的格挡着斯内克的刺剑,索德渐渐地感到有些无趣了,斯内克的剑对于一般的青铜阶位的魔术使来说确实是快,但是自己来说,不够快,贪婪剑印最基本的能力就是快剑,索德在心底说道。

    佯装跟不上斯内克攻击速度的样子,索德逐渐减慢格挡的速度和减弱格挡的力度,就在斯内克以为胜券在握,以最大速度刺向索德左肩的时候,索德一剑砍向他的脖子,斯内克不得不急忙抽剑格挡,刺剑在暗焰剑的重压下逐渐变弯,这就是毒魔术使的悲哀,他们从来都不适合于正面作战。

    就在暗焰剑马上就要接触到斯内克脖子的时候,斯内克左手忽然从刺剑剑柄底下抽出一把蓝莹莹的细剑,刺向索德的右眼,索德左手从右腰处快速拔出强化铁剑,顺势就从肋间切入了斯内克的心脏,此时,细剑距离索德的右眼还有一指宽的距离。

    感受着身体中急速流失的生命力,看着从指间滑落的细剑,斯内克的眼神逐渐恢复了正常,对索德说到没想到,我居然会栽到一个青铜阶位的魔术使手里,乌拉尔的索德不简单,你绝对不是野路子的魔术使,但是我还没有输。

说罢,脸上出现一种疯狂的表情,用左手抓住刺入胸口的暗焰剑,全身的魔力开始快速紊乱,同时吼道来感受一下毒魔术使的最强奥义自爆魔术。

    嘣的一声,斯内克的身体变成了一团极具扩张的五颜六色的毒雾,顷刻间便将索德笼罩在内,毒雾与地面接触不停地发出嗤嗤的响声,石板上的魔法阵逐渐变得暗淡,最后彻底消散。

    毒雾中发出的嗤嗤声越来越响,随着索德的移动,毒雾便随着索德一同移动,稍微想了一下,索德全身便燃起黑红色的火焰,右手处则燃起黑色的火焰吸收周围空气中飘荡的黑色恶念,随着火焰不断的灼烧,毒雾逐渐稀薄,直至消失。

    在斯内克爆炸的一瞬间,索德用双剑和手臂交叉护住了自己的头部,所以双臂受的伤最严重,臂铠已经完全消失了,皮肤已经被全部炸碎,肌肉也被炸掉不少,有的地方还能看到白色的骨头,感受到双臂上缺失不少的魔力回路,索德在心底感叹道,果然能成为魔术使的都不是碌碌无为之辈,前面的彼得和对自己造成如此伤害的斯内克,从某种程度来说,不是他们够强,而是自己犯规了,毕竟有黑暗圣印这个外挂,从这以后得好好注意了,金手指可不是万能的,永远不能小看任何人,否则指不定哪天阴沟里翻船呢。

    就在索德自己包扎的时候,银布拉德雷带着一干黑鸟城佣兵协会的执事出现了,只是他们身上多少都有些伤。

银看着索德不成形的双臂,低着头说道真是太抱歉了,索德领主,这都是我考虑不周造成的。

说罢,便快速让具有治疗魔术的执事给索德做应急治疗。

看着面无表情,嘴里说着不要紧的索德,一众执事心底不由地发寒,这人的神经到底是什么做的,这对疼痛的忍耐力已经远远超出常理了。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早在六之刻印暴怒忿印激活的时候,索德就已经在狂战士之间中进行了漫长的厮杀,被刺穿心脏,被砸烂大脑,甚至是被万箭穿心,什么样**上的痛苦都尝试了个遍,所以索德现在才有如此淡定的表现。

    随着应急治疗做完,索德被银布拉德雷亲自送回乌拉尔镇,同行还有一名擅长治疗魔术的女执事。

将索德安顿好后,银布拉德雷便返回黑鸟城了,而女执事则留在镇内继续治疗索德。

    啪啪啪,就在彼得努力想要站起来的时候,他背后的岩石阴影中忽然传出来一阵掌声,随着掌声越来越近,毒蛇斯内克的身影慢慢浮现出来。

    斯内克走到彼得面前,说到暴熊彼得,我的好兄弟,现在感觉怎么样呢    彼得艰难得说到快救我,斯内克,快给我点疗伤的魔药。

    听到这话,斯内克蹲下,用手轻轻拍着彼得的脸,说难道你还没发现吗,你今天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呀,你的儿子其实还是有些天赋的,好好培养还是有机会成为白银阶魔术使的,但是他硬是被我宠成了一个废物,只因为他的出生,导致我最爱的露西死亡,只有这一点我绝对不能接受    彼得嘴角开始慢慢得渗出黑红色的血丝,他喘了几口气,苦笑着说你怎么就知道那是我的儿子呢,斯内克,露西一直喜欢得人是你,只不过你当时的表现实在是太差劲了,整天的买醉消愁,连表达自己感情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你是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父亲的,露西当时是这样说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