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二嫁:嫡女医妃:第500章 一定要逼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风凌夜突然打断他的话:好,你以七煞之名起誓:你的爱不是占有,是守护和祝福。

    潇绝情立刻举起手,虽然无声,却一字一字无比清晰:我以七煞之名起誓,我对王妃的爱只是守护和祝福。若有半字虚言,愿受

    风凌夜突然一把握住他发誓的手,不管目光还是语气都变得说不出的柔和:既然是这样,为什么怕别人知道又为什么要为此而痛苦难道你不知道你的爱比尘世间任何男女之情更干净

    当然感觉得到他的变化,潇绝情一愣,有一种被狠狠闪了一下子的感觉:你、你这算什么意思

    风凌夜放开手后退,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也好给潇绝情更多一点的空间: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让你自己亲口说,你对王妃的爱不是占有,是守护。这一点我告诉你不行,任何人告诉你都不行,只有你自己说出来,你才能真正明白,你爱王妃并不是对苍云的背叛,相反,恰恰是因为对苍云的不背叛,你才会给王妃这样的爱。

    潇绝情的眉头依然皱着,不过那种尖锐和敌意已经消失。片刻之后,他到底还是摇了摇头:我没听懂。

    风凌夜微笑:我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把对王妃的爱升华为守护,如果没有,我会帮你完成升华。等你把这份爱化为守护,并且你自己也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就不会再这么痛苦了。

    潇绝情因为这两句话受到了不小的震动,眼里也掠过了明显的思索:升华为守护

    风凌夜点头,微微叹了口气:绝情,王妃是苍云的人,苍云深爱王妃,我们都看得到,所以苍云本该全心全意守护王妃一个。可是你也知道,因为七煞,苍云有守护我们的责任,他对我们的守护和对王妃的守护,情分不同,但分量一样。我这样说,你懂吗

    潇绝情转头看着他,良久才慢慢点了点头:我想我懂,苍云对我们是兄弟情,生死不渝。待王妃是男女之情,同样至死不渝,所以情分不同,但是分量一样。

    风凌夜微笑了起来:我就知道,稍微给你一点提示,你一定会懂。也就是说,他把原本给王妃一个人的守护平均分成了七份,王妃只拿到了一份,我们抢走了六份,所以我们有责任把苍云欠王妃的那份守护还给她,这句话你懂吗

    潇绝情必须承认,他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可是这一刻,他仿佛在重重迷雾之中看到了一丝光亮,让他原本一片绝望的心有了一种正在渐渐明朗的感觉,整个人也进一步变得平和:我想,我懂。

    风凌夜反倒不急着往下说了,接着反问:说给我听听,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懂了。

    潇绝情想了想才说道:因为职责所在,苍云必须把他的爱分成七份,把应该都属于王妃的爱给了我们。但是任何感情,不管是男女情还是兄弟情,如果只求付出不求回馈,注定不会走的太长远。可我们是注定要永远一起走下去的,所以要把苍云给我们的爱升华为守护,还给王妃。这本来就是我们和苍云一起欠王妃的,还给她天经地义。

    风凌夜终于笑了起来,不同于刚才的浅淡,他的笑容就如此刻的阳光,那么明亮、温暖而真诚:这么看起来,你是真的懂了。所以不用觉得你对王妃的爱见不得人,更不要以为那是对苍云的背叛,我们只不过是在替苍云还债,还他欠王妃的情债。既然是苍云的人,为他死都没问题,为他还债是不是心甘情愿

    潇绝情看着他,唇角终于也露出了一丝微笑:我不知道别人怎样,反正我心甘情愿。

    风凌夜点了点头:所以接下来就是我要跟你说的最重要的一句:话如果让你以这份守护之心,以这份替苍云还债的心爱着王妃,你能做到吗想清楚再回答我。

    潇绝情点头:不用想,我可以回答:我能。

    风凌夜浅笑:真的能

    潇绝情又点头:真的,我能。

    风凌夜想了想,却又有些不确定起来:呃是这样的,绝情,我心里是这么想的,所以这样对你说,如果我说的不对

    潇绝情微微挑了挑唇:我觉得很对,别人怎么想不重要。最关键的一点是:我虽然对王妃有情,但真的不是为了占有。我只是不知道,我能以这份心守护王妃,苍云会懂吗他会不会依然觉得我在觊觎他的人,把我拍扁

    风凌夜笑了起来:我以化朽阁阁主的名义起誓:他不会。如果他会,就不够资格做我的王。我会把他拍扁,然后把你揉圆。

    这个笑话其实并不十分高明,潇绝情依然忍俊不禁,跟着故意撇了撇嘴:把他拍扁你觉得我信吗

    看着他的笑容,风凌夜也觉得心情莫名的有些飞扬:拍不扁他没关系,我陪你一起被他拍扁,谁让我揣摩错了他的心意,害了你呢

    潇绝情却渐渐收敛了笑容,看着风凌夜,他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然后突然叹了口气:如果我早一点认识你,至少在认识苍云和王妃之前,该有多好。

    风凌夜一时没能抓住要点,有些疑惑:为什么

    第500章   一定要逼你

    风凌夜想了想,突然笑了,笑容很浅很淡,但也很美,尤其笑容里那丝暖意,更是说不出的令人心动。就算潇绝情一贯敏感多疑,却也觉得这笑容仿佛一道阳光在他心里扑洒开来,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不由怔怔地看着他,一时竟有些移不开视线。

    然后风凌夜上前两步,主动握住了潇绝情的手:跟我来吧,我有些话想跟你说。你知道的,我绝对不会伤害你。

    潇绝情的变身期还没有完全结束,体温虽然比高峰期低了很多,却依然高于一般人,带着一种特别的滚烫。

    风凌夜的手虽然不像北堂苍云一样四季冰冷,却也凉飕飕的,两下里这么一接触,潇绝情居然哆嗦了一下,想把手抽回来:放开

    风凌夜不但不放,反而抓得更紧,唇边那丝浅笑虽然淡了些,却依然温暖:要不要这么不给面子你也知道我一贯厌恶与人接触,别说是主动碰别人,别人碰我,我都杀无赦的。怎么,嫌我脏

    潇绝情摇了摇头,以唇语说道:我现在体温太高,你会不舒服。放开吧,你要去哪里,我跟你去就是。

    风凌夜依然微笑,说出的话里却已别有深意:你我既然同为七煞,我怎会因为不舒服就放开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