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剑魂:第2692章 爱吃灵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滚!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挡我的路!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这蝼蚁!欧阳长空正在气头上,居然有人不知死活,敢阻拦他离去,他顿时把吴越一掌拍死的心都有了。

    只是不等欧阳长空动手,反应过来的楚玲,也突然出现在吴越身边,冷声道:欧阳长空,有种你就把我一起拍死!

    欧阳长空,别冲动了,楚玲乃是我们宗主亲传弟子,绝对不能有事!人群中。张恒做梦都没想到,欧阳长空会败,此时更要对楚玲动手,他只能迅速传音,否则楚玲一旦有什么闪失,发狂的宗主张浪,绝对能把他生撕了,连张万古都保不住他。

    欧阳长空的脸色就越发的难看,出手也不是,不出手也不是,就在他为难的时候,叶飞也终于迅速从祭坛上冲了下来,空间神通,直接出现在吴越和楚玲身边,三人并排站在一起,面向欧阳长空道:怎么,欧阳长空,你莫非忘了我们之间的赌斗?

    没错,我记得某个人好像说过,谁输了,谁就要从对方的跨下钻过去的。吴越故意用很大的声音说到,这番话,也终于提醒了众人。

    叶飞和欧阳长空,还有一场赌斗的,本来这场赌斗,是欧阳长空故意羞辱叶飞,提出来的,当时,谁也不看好叶飞,认为叶飞跟欧阳长空赌斗,乃是自取其辱。

    刚才众人的注意力,也都集中在,叶飞居然敢当众调戏圣女,还给圣女嘴里塞了某种不知名水果的震惊中,以至于忘了这场赌斗,此时经过吴越这大嗓门一提醒,大家才纷纷醒悟过来。

    哈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本来以为,这场赌斗,会是欧阳长空一边倒的,对叶飞的羞辱,结果现在却是反过来了。

    天啊,寒盟的副盟主,即将蒙受跨下之辱,这可能是太虚之城,最劲爆的消息了。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欧阳长空的身上,令的欧阳长空发紫的脸上,都透出一丝慌乱和苍白,对叶飞和吴越,更是恨到了骨子里。

    本来,他刚才是想趁着众人不注意,提前溜走的,结果却被吴越阻拦,又如此大声宣扬出去,若是他继续闷头就走,那必然会名誉扫地,落下言而无信的污名,可若是他真的愿赌服输,承受了跨下之辱,那以后也真的没脸出来见人了。

    想到这里,欧阳长空终于收敛了身上的怒气,冷冷的看着叶飞道:叶飞,我承认,我们之间,是有那么一点小误会,若你肯跟我和解的话,我保证,寒盟以后都不会针对你,你与吕莫寒的恩怨,我也不会在插手,如何?

    面对可能遭受的跨下屈辱,欧阳长空,终于决定对叶飞采取某种怀柔的手段,但既是怀柔,他也表现的高高在上,如同施舍一般。

    感受到此人的态度,别说双方有仇,就是没仇,叶飞的心中,也有一股怒火,腾的一下,就被点燃,当即也冷冷的上前一步道:好一个小误会,这场误会,让你不分青红皂白,见到我,就对我动杀心?后来由于玄女宗的阻拦,你不好当面杀我,马上提出跨下之辱的赌斗,想要借机侮辱我,更不要说,在你赌斗失败的时候,你不但想要偷偷溜走,还想对阻拦你的吴越和楚玲出手,莫非,这些在你眼中,就只是小小的误会?

    叶飞的话,字字铿锵,犹如剑音,震动诸人的心神,以前他们只是看到欧阳长空光鲜的外表,寒盟副盟主,皇天天骄的身份,却没注意到,欧阳长空居然是个输不起人。

    想不到这欧阳长空,居然是这种人,亏他生了一副好皮囊。许多玄女宗的女弟子,都对欧阳长空,投去鄙视的眼神。

    欧阳长空的神情,也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变得一阵红一阵白,几乎就在他失神的片刻,叶飞一道空间挪移,已经突然出现在欧安长空的面前,直接一巴掌,如飓风狂暴,狠狠的抽在欧阳长空的脸上,只听到啪的一声巨响。

    欧阳长空的脸上,已经被抽出五道手指的印记,气的欧阳长空,怒发如狂,跳起来就要跟叶飞拼命,但很快他又想到了什么,极力忍住心中的疯狂杀念道:叶飞,这一巴掌,就当是抵过了跨下之辱,来日,我欧阳长空,必定万倍奉还给你!

    说完,欧阳长空的神态,居然已经恢复了平静,转身就要离开,也看的很多武者,暗暗点头,虽说这次欧阳长空马失前蹄,挨了一耳光,但好歹比起跨下之辱的耻辱来说,还算是能够忍受。

    而且在挨打了耳光后,欧阳长空没有愤怒的失去理智,还保持着相当的风度,也证明了他欧阳长空的隐忍与不凡,也算是稍微挽回了一些颜面。

    可叶飞要的,却是把欧阳长空,最后一丝颜面,都踩在脚下!当即,他再次上前一步,拦住了欧阳长空,站住,你还不能走!

    垃圾,我已任你打了一巴掌,你还想怎么样?欧阳长空怒气冲天,他已经极度忍耐,才忍住对叶飞的杀心,避免别人说他输不起。

    结果叶飞倒好,现在还敢僚他?

    把你一巴掌,只是让你免了跨下之辱,但你不要忘了,我们的赌斗,除了跨下之辱,还必须站着不动,承受一次对方的攻击!叶飞冷冷的说道。、

    这番话,也让众人再次哗然,叶飞,打了一巴掌不够,居然还要攻击一次,这是打算彻底把欧阳长空,往死里得罪啊,欧阳长空的脸色,瞬间就变成了猪肝色,震怒喝道:叶飞,做人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当你打算侮辱我的时候,可有想过过分,当你溜走不成,被我朋友挡住,还要出手的时候,难道这不过分?退一步说,若是我输了,你岂能让我,就这么简单的离开?叶飞的话,振聋发聩,也让诸多武者,暗暗的点头。

    欧阳长空输了能抵赖,那是他的身份和地位摆在那里,若是叶飞输了,想要如此轻易就离开,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必然会承受真正的跨下之辱,成为一辈子的污点。

    明白到这点,很多人,都下意识的站在了叶飞这边,这让欧阳长空的脸色,难看的几乎要扭曲了,垃圾,你还想怎么样?

    话没说完,一道沉重的耳光,再次反抽到欧阳长空的脸上,叶飞这才收回手道:不怎么样,就是看你不不顺眼,想要打你两巴掌,现在我打完了,你可以滚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