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船长:第一百三十八章:诡异的雕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恨!他恨马克,恨虎爪海盗团,恨陶子墨也恨爱尔纳!

    竟然敢违抗我的命令该死的,爱尔纳,你要是活着回来,我一定要一定要

    无力感渐渐上涌,看着身后三艘追上来的战船,阿德琉斯冷冷的扫了一眼,旋即一句话都不说,只身走回了自己的船长室。

    强撑着自己来到椅子上,阿德琉斯缓缓坐下,但从他一进来开始,他的目光就死死的盯着桌子上的一个雕塑。

    那是一个纯洁无暇、宛若白玉一般的天使雕塑,女天使双手合在一起,像是在祈祷着什么,身后的双翼看起来正准备张开,美轮美奂。

    阿德琉斯闭上双眼,全身放松了下来,也就在这时,天使雕塑上面冒出了圣洁的白色光芒,照耀在阿德琉斯的身上,治愈着他身上的伤痕。

    不过诡异的是,随着光芒的照射,阿德琉斯的皮肤表面却是出现了一道道猩红的纹路。

    天使雕塑的嘴巴微微张开,像是在诉说着什么

    却又像是恶魔的低语

    烟尘滚滚,硝烟弥漫在战场之上,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一场战斗还远远没有结束,如果让阿德琉斯成功逃脱,那么等待所有人,将会是无穷的报复。

    海面上,船只的残骸顺着海浪肆意飘散,海盗们的尸骨大多数都是落进了大海之中,而死在船上的海盗,也是被其他人丢到了海里。

    战场之上,没有人会在乎这些已死之人,或许这就是海盗的残酷吧,生于大海、战于大海、死于大海,没有任何海盗能够避免。

    在这一场战斗之中,马克这边的船几乎损失殆尽,除了虎爪海盗团的旗舰和另外一艘船之外,其余的全都沉了,反观食人魔,基本上没有伤筋动骨,那艘大型船一点伤痕都没有。

    也就是陶子墨弄沉了一艘,然后抢了一艘,剩下的,基本上没有任何大碍。

    食人魔海盗团撤离的十分迅速,原本相互交错的战船,一瞬间就分散开来,海盗们将连接船舶的横梯还有钩爪全都斩断,速度迅猛,根本没有给虎爪海盗团反应的时间。

    待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食人魔海盗团的旗舰早已脱离了战场,远远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行驶而去,速度之快,让人咂舌。

    站在船尾,阿德琉斯死死的抓着护栏,目光始终盯着越来越远的战场,在那里,还有一艘食人魔的船没有脱离战场!

    爱尔纳沉吟着,阿德琉斯的双眼变得血红,此时,周围没有一个海盗敢靠近阿德琉斯,他们都知道,自家团长已经陷入了癫狂状态。

    要是在这个时候刺激他的话,那么阿德琉斯绝对会瞬间发狂,将整艘船上的所有人全部屠杀,一个不留,哪怕他们是阿德琉斯的手下,也不例外。

    而在战场之上,原本想要动身去追阿德琉斯的马克等人,则是被爱尔纳给拦下,爱尔纳带着残存的一众食人魔,疯狂的拼杀着,犹如困兽犹斗一般。

    他们就没有想过要活着离开!

    很难想象,在食人魔海盗团的船上,竟然还会有像爱尔纳这样忠心的人,说实话,马克还挺佩服他的,不过佩服归佩服,战场相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马克没有一点要收手的意思。

    看着食人魔海盗团的旗舰越来越远,马克也是越来越着急,不过爱尔纳却犹如一阵风一般,抓不住、伤不着,但是却能够阻拦马克的脚步。

    此刻的爱尔纳,直接将这个职业的特性发挥到了极致,双剑在手,一个剑士竟然打出了暗杀者一般的操作,狂风呼啸而过,竟是没有一个海盗能够冲破他的阻挡!

    而在另一边,远远赶来支援的诺拉也是发现了食人魔海盗团的动向,通过望远镜,诺拉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片战场。

    当她环视一圈之后,不由得咽了口唾沫,太惨了,实在是太惨了,美梦海海域有多少年没有遇到过这么惨烈的战斗了。

    望着还在战斗中的马克等人,诺拉也是点了点头,能将食人魔逼到这个份上,还能坚持到自己来救援,马克的虎爪海盗团,真是名不虚传。

    小的们!看到了吗,食人魔海盗团竟然逃跑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食人魔不过是一群空有名声的家伙罢了!让马克看看,咱们热浪啤酒海盗团也不是吃素的,给我追上去,剿灭食人魔!

    剿灭食人魔!剿灭食人魔!听到团长的命令,船上的海盗们顿时疯狂了起来。

    诺拉手底下只有一艘b级船,其他的都是比较低级的船舶,按理说,这是绝对不可能追的上食人魔海盗团的大型船的,但是瞬间,风向改变,诺拉脚下的旗舰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了一般,猛然加速。

    站在船头,诺拉看着手中正绽放着淡淡荧光的一支羽箭,露出了一抹诱人的笑容。想跑,那要先问过我同不同意~

    如果陶子墨在这里的话,绝对会十分惊讶的,因为从功能上来看,诺拉此时手中拿着的羽箭,绝对是秘宝无疑了,而且这还不是普通的秘宝,而是能够左右战局的强大秘宝。

    能让船舶瞬间加速,这无疑是强大的能力,不管是追敌,还是逃跑,都是能够发挥很强的作用的。

    而在食人魔号上面,阿德琉斯还在眺望着战场的方向,由于距离太远,他已经看不清战场上面的状况了,不过他却是知道,自己手下的一船长爱尔纳,估计是回不来了。

    微微一用力,手掌之下的船护栏瞬间崩断,木屑飞溅,鲜血缓缓的从阿德琉斯的手上流下,不过阿德琉斯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