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医:第二十章 她其实只要跟我说一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用文姑娘去换清歌,那真真是一点儿也不亏心。

    她如此略略沉吟片刻,当机立断地决定将一切和盘托出。

    她说的格外真诚,虽文县令的脸越涨越红,可对上她那双别提多正直的亮晶晶的杏眼,也生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倒是那位仪表堂堂,一直不发一语的周大人,脸色渐渐地变得苍白起来。

    她话音已落,整个花厅一片死寂。

半晌,周大人轻轻地一声苦笑,极轻极浅地望着苏锦衣:她其实只要跟我说一声    他没说下去,只是怔怔地望着青砖地上细碎的裂纹,半晌无话。

    苏锦衣正怒气上头,只觉得自己平日里的老鼠胆都大了不少,豁出去地想,怕什么?不过挨一顿打,难道还能把自己打死不成?自己承师父衣钵,即便是打个半死,照样能救回来。

    她心一横,也不求情,那一声文大人且慢却恰到好处地打断了文县令还在指指点点的手指头。

    这亭里除了她外,哪个都不是他区区一个县令敢得罪的,听了这一声,他忙住了嘴,苏锦衣便随着他一道循声而望,出声反对的,倒是一直站在钦差大人身后不声不响的修罗。

    轻舟和修罗是钦差大人日日带在身边的,寸步不离,说是心腹也不为过,他们的意思,许就是这位大人的意思。

    文大人也是着急了些。

轻舟笑眯眯地接过话茬子来:一来,文姑娘论名分上已是周家人,周大人身为夫婿尚未发话,文大人倒急着做起主来。

这二来,此事也绝非文大人家事,可做失踪处置。

文县令怎能听不出来,长须后的唇微微抖动一下,脸上也是红一阵白一阵的,半晌竟不知要不要请罪为妙。

    所幸,轻舟笑眯眯地给他一个台阶:只是大人思女心切,难免着急了些,实在也是情有可原。

    是是是。

文县令捻着自己的长须,顺着这个台阶就下,虽故作镇定,面上却挂上一丝讨好的笑:下官是思女心切,思女心切,还望两位大人海涵。

    他有些不情不愿地瞪了苏锦衣一眼,挪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修罗上前对着自家爷拱了拱手,照旧是面无表情:请大人宽恕下官僭越。

    钦差大人那双桃花眼虽明艳的紧,却也清亮的很,照旧是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一番苏锦衣,又戏谑地瞥了一眼修罗,略抬抬手,示意他去了。

    修罗便对苏锦衣道:方才文大人提到了那斛南阳金珠。

那金珠是从何而来,还请姑娘据实相告。

    按说,身为大夫,她是不应当将病患的私事透露出来的,师父说,这是他们应当谨遵的医德。

    可凡事也有例外不是?瞧这架势,文姑娘怕是打着自己一肚子的小算盘,她或许也是文姑娘算盘里的一个,正如今日东窗事发,她便是首先被拎出来怪罪的一个。

这倒不打紧,只是如今清歌这傻丫头真以为她犯了事儿,很有义气地替她扛了这罪名,怕是还在牢里待着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