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阴诀:第八十七章 我要如何读懂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景枫走过去,拈起一片,眉头微皱,她之所以到哪哪里就会有花瓣,根本不是为了显得自己神秘或是挑衅他人,纯属是九阴诀的后遗症在作怪。若她真将九阴诀练成功,便不会留下这些花瓣,真正做到踪影缥缈,去留无迹,无人可查,无人可知。

    景枫长长叹了一口气,瞥见空中飞来一只红羽大鸟,正是玄火,玄火扑腾着翅膀飞到他肩膀上,红色的脚趾上拴着一卷竹筒。

    打开竹筒,碾平纸张,上面一排小字,写着:天山有变,百药谷见,速来。

    这是长君的字迹,景枫有些担忧,好好的她回百药谷做什么?不做停留,他伏在玄火身上朝着百药谷赶去。

    入夜,秦飞鸾来到锦绣阁转了一圈,昨日早晨,这里还是还是奴仆成群,侍卫林立,今日竟是这般冷清,除了偶尔走过来查探的巡逻卫之外便什么也没有了。

    常飞凤这锦绣阁的主人早被押到刑堂去了,秦飞鸾看着这紧闭的大门,脸上无悲无喜。

    许久,她隐入夜色,刑堂里刑狱大门缓缓打开。

    姐姐!秦飞鸾突兀的叫了一声。

    那狱中闭目沉思的女子睁开眼,侧目看来,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复杂之色,夹杂着几丝痛苦的意味。

    知你志向高,知你野心大,知你心肠毒,知你手段残,却从不知有一天你会把这些利刃统统插在我心上,好个秦飞鸾,哈哈哈常飞凤冷笑的道,那秀美的面容从未有过如此失望的神态。

    秦飞鸾眉间悄然浮上一缕苦涩,后又冷淡的道:你放心,我心肠再毒辣,也不会杀你,你便暂时委屈一下吧!只要小王子还没找到,羽王便不会要你命。

    哼,是吗?常飞凤冷笑,可我担心你会要我命呢!

    秦飞鸾走上前,凑到她耳边小声道:说什么傻话,姐姐,我哪舍得要你命?我只想想姐姐简单快乐的活着,那些负担搅扰人心的东西便由我来背负吧!

    啪!常飞凤反手就是一记响亮的巴掌,力道奇大,秦飞鸾瞬间呆住,左脸上蓦的五道血痕。

    常飞凤那只打过妹妹的右手,颤抖着缩回袖中,恨恨的道:你闭嘴,再也不要叫我姐姐,我说过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秦飞鸾回过神来,狂妄的笑道:那我也说过要叫你一辈子的姐姐,这可怎么办?啊?

    刑狱里的两人四目相对,四行清泪,常飞凤双眼模糊的看着眼前冷若冰霜、风姿飒飒的妹妹,心叹道:飞鸾,我到底要如何才能读懂你?你做的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

    旭日东升,天边一抹霞光,亮得刺眼,景枫与牡丹二人打了整整一夜,胜负未定,晨风吹来,两人各自退到山尖。

    这是一座叫不上名字的山,从远处看去,山尖与天边相连,那岿然不动的两个人衣袂飘飘,云霞就在他们头顶,似乎伸手就可以触到。

    牡丹千娇百媚的美人脸煞是苍白,蓦的吐出一口鲜血,景枫情况好些,胸腔有些剧烈起伏,鼻尖有细细汗渍。

    呵,二殿下可真是个奇怪的人,招招式式完全不是魔界所出。牡丹抹了一把嘴角血迹,嗓音愈加嘶哑。

    你到不含糊,还知道我这招招式式非魔界所出。景枫冷睨着她,眼里透出复杂的光芒。

    牡丹是修行过九阴诀的人,魔界那些普通技法又怎能伤到她?须知这九阴诀可是当世妖神英招于三万年前所创。

    一千年前,英招一丝残念从玄天鼎里溢出轮回之际,降临在魔界,便是那专研成痴的九阴。他把九阴诀从玄天鼎里带出,几番蹉跎,编了数卷假的九阴诀在人界流传开来,害得天帝震怒,魔界差点遭殃。魔尊无法只得将他治罪,囚于幻竹狱,让他自生自灭。

    从玄天鼎里带出的九阴诀,虽不是真迹,可九阴已对它了然于心,编就一卷秘籍,丝毫不是难事。于是,他编了两卷,第一卷作为定情之物给了阑月;第二卷给了牡丹,满足了她那颗怨怒不甘的心。

    牡丹道:为什么要阻挠我?

    景枫道:为什么要杀天虞?

    牡丹嫌恶道:她该死!

    景枫皱眉道:她纵是千般嚣张,万般跋扈,也不该由你来杀她,你可知你这样一来,陷禾邱于何种境地?

    听到禾邱二字,牡丹眼里闪过一丝犹豫,旋即厉声道:邱儿清清白白,谁敢给他定罪?谁要敢动他,我要整个魔宫陪葬!

    这话倒也不假,以牡丹现在的实力,是有与整个魔宫抗衡的能力,整个魔宫不好说,至少半个魔宫她还是能攻下的。

    景枫无奈摇头道:去看看禾邱吧!他一直在找你,他很想你。

    牡丹眼里隐隐有了泪意,她沉默了。

    她不能去见禾邱,因为见了还是得分离,可一旦见了又不舍得分离,她很想见他,但不是这个时候,至少得等她找到解决九阴诀反噬之苦的灵药。

    见已撼动了她的内心,景枫试探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断魂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