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骄:第132章 义姐义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走到校场时,陈澈才发现根本惊不动大家,因为所有的女兵围着可长老,闹的正来劲呢。

    可长老,我是营副,营正令牌找不到,我这个‘二房’是不是可以扶正了?一位娉婷袅娜的女兵手持令牌,离可长老最近,一双巧嘴连珠炮式的发问道。

    没这个**哟,这是官职,莫要调侃,依我看,营正(令牌)说不定还在铁杉子林呢?可长老意味深长的回答道,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连林子后面我太太太爷都被掘出来了,也没见有令牌。有位姑娘急了,根本不同意可长老的说法,她所言不虚,昨天铁杉子林确实被刨地三尺了。

    可长老,你拿节度使夫人骗我们这一条怎么算?心有不满的女兵太多了,不等可长老还嘴,又一女子加入了讨伐队。

    这不是为了激励大家吗,本长老也是用心良苦滴!可长老苦着脸,好想问问哪儿有卖后悔药的。

    老娘不稀罕令牌,我对陈大人誓在必得,连老公都休了,你现在给我弄个这?一个身段苗条的少妇抗议道,很是理直气壮。

    呀!还可以这样,你这决心有点有点大,我想办法把你那苦命的老公找回来,你看可好?估计全营仅有的几个奇葩都已到位,可长老有点儿应付不过来了。

    陈澈一听不妙,低着头加快了步伐,绕过校场,转过街角,逃离了是非之地。突然,迎面走来两个少女,陈澈一惊,只担心会被识破,不过正巧对方也是低头行路,根本没有看见他。

    站住!陈澈忽然回头,他发现了过去的女兵不对劲。

    虽然身着橙营军衣,但袖口处不小心露出来的真丝里衣好生鲜亮,这种衣料,整个玉猴山应该是绝无仅有。

    两个女兵拔腿就跑,果不其然,这摆明了是有问题啊。

    陈澈纵身飞起,一招大鹏展翅扑向对方,双掌直取敌人肩膀,像一只老鹰捉两只小白兔一样,慧豪之力果然不凡,哎哎,陈澈眼见得手,谁知对方蛮腰一晃,竟在最后一刻躲了过去。

    陈澈收力不及,从两女兵中间掠过,摔了一个踉跄,不过还好,还算保住了节度使大人的面子,没有倒在地上。

    陈澈初登极丹之境,武功招式与慧力的收发速度、输出力度开始不匹配了,所以才闹了这么一出。

    这种较量的机会不多,陈澈一招未中,立即转身,变爪为拳,再攻对方腹部。

    你打你打!对方没有防御,反而上前一步,娇声喝道。

    啊!是你!还有你!陈澈差点儿惊掉了下巴,玉猴山这两天是怎么了,咋把这些大神也招来了。

    不对,呀呀呀!陈澈忽然想明白了,一掌斜切在了说话女孩的左肩头,女孩身子一歪,坐在了地上。

    妖怪!还不现出原形!陈澈不依不饶,铁石心肠。

    你才是妖怪,见了师姐不来见礼,还出手打我,看我不给师祖说!女孩坐在地上,开始兴师问罪。

    咦?心中闪过一丝疑虑,陈澈收起了攻击招式,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到底是谁?快快如实招来,如未犯法,本官自会放你离去。

    还本官,官威倒是不小,我林酒儿就是林酒儿,行不改姓,坐不改名,你想把师姐怎么样吧?大眼睛的林酒儿现在特别生气,眼睛里快喷出了火。

    怎么可能,林酒儿在柘方呢,你一定是妖怪幻化出来的!陈澈不信,屡次被妖怪戏耍,这次说什么也不再轻信她们。

    左一句妖怪,右一句妖怪的,你是不是疯了?林酒儿嘟着小嘴,狠狠的白了陈澈一眼。

    那这个紫瞳妖女呢,你怎么会和她在一起?水黛香是水国十二香中最小的一位,出了名的小妖女,所以,今天突然出现在了这里,陈澈不怀疑才怪呢。

    我们是姐妹呀,一个头磕在地上的好姐妹!水黛香回怼了陈澈一眼,看得出来,她对紫瞳妖女这个称号很是不满。

    还说不是妖怪,林酒儿当年与水黛香柘方一战,差点儿打破了头,怎么会成为好姐妹?陈澈暗觉好笑,这俩妖怪扮谁不好,偏偏扮这两个冤家。

    姐姐莫和他废话,妹妹帮你教训一下你这个无脑师弟!和人争辩不是她的行事风格,能动手就别吵吵。

    水黛香手中瞬时多了一个圆形物事,随后,彩虹一样的七色光一闪,一道紫色细线透孔而出。

    啊,彩虹鱼!陈澈吓了一大跳,急忙大喊,我信了,我信了!

    陈澈边喊边拨打着紫线,几招下来,被捆了个结结实实。

    你犯戒了,用神兵打普通人!

    呵呵,你是普通人,好能耐的普通人,会打女生的普通人!水黛香妙手一挥,紫线顿时收紧,捆的陈澈连骨头都快碎了。

    又欺负我弟弟!木颖这个护弟魔不再观战,身子一扭,闪现在了陈澈身边,青光微闪,白白净净的小手一掐,那霸道的紫色丝线像是见了天敌,一下子软成了面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