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红妆:嫡女毒妃倾天下:225 陈年冤案【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军即将回朝,她与谢景渊之间的事情实在太过荒谬,一时间她还想不到用什么方式去面对他?

    正幽幽地叹了口气,耳边突然传来了男人的调笑声。

    顾红妆神色一禀,放松下来,是谢景渊啊。

    不过还没有放松到一两秒,一颗心便又复杂起来。

    谢景渊脸色还有些苍白,只不过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满眼的疲惫似乎都烟消云散了一般。

    烛光下,少女原本清冷的眉目,被衬托着柔和了几分,让她看上去更平易近人了一些,不再像以前一样,让人不敢靠近。

    谢景渊凑近,笑道刚到就听见你在叹气,怎么,有心事?

    顾红妆心中有些慌,头微微后仰,语气不怎么自在的说分说话就说话,你你别靠那么近。

    呵呵呵如珠玉滚落玉盘一般的声音从谢景渊的喉中倾出,俊颜上一片笑意,他轻声道,仿佛呢喃一般莫非咱们妆妆是害羞了不成?

    你顾红妆脸色顿时羞红一片,如同涂了上好的胭脂一般,令人夺目。

    谢景渊眼神一深,几乎是克制不了的,微微凑近了她,薄唇轻张,似乎就要挨着她的

    关键时刻,顾红妆回过神来,撇过头,神色有些慌张,谢景渊眼底划过一丝失望,坐直了身体。

    说说吧,为什么叹气?

    顾红妆摇摇头也没什么。

    谢景渊挑着眉当真?

    顾红妆故作镇定的点了点头。

    谢景渊轻笑,随后声音中似乎带了一点委屈道哎,我还以为你想我了呢,为了早日见你,我可是马不停蹄的跑回来的。

    顾红妆蹙起眉头怎么这么心急?你的伤?

    谢景渊顺势捂住胸口道你还别说,现在还真有点疼了呢。

    顾红妆心中一急,站起身走到他面前,就要去解他的衣服,口中说道不知道你这么急做什么?明明自己身上就有伤,还这么折腾,当真是不要命了吗?

    面对顾红妆的责备,谢景渊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心里甜滋滋的,她这个反应。是不是表示她在乎我呢?

    谢景渊想到,觉得自己这么久的努力也没有白费,脸上便不由自主地溢出一丝笑容来。

    他一把抓住顾红妆的手,放自己的胸口,笑道这么急当然是为了回来见你了,红妆,我很想你。

    顾红妆本来还在担心他的伤,一听到他这么说整个人就站着不动了,神色飘忽,不敢去看面前人的脸色。

    以前我总觉得那些怎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都是唬人的,没想到现在,一日不见你,跟隔了几辈子一样。

    顾红妆的心突然变得极为柔软,这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心脏如此剧烈的跳动,仿佛要跳出胸腔一般,让她整个人都有点不知所措。

    半晌,她伸出手,抚上了谢景渊的黑发。

    谢景渊我我也很想你。

    终于是抵住了内心的羞涩,顾红妆轻轻说道。

    谢景渊心中涌出一阵狂喜,安耐不住的量她拉进自己的怀中,低着头便朝着那红唇而去。

    顾红妆挣扎了几分,便停止不动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分开彼此。

    顾红妆已经是气喘吁吁,死死的低着头,不敢看他。

    别说!顾红妆有些羞恼道。

    这个小名她一直觉得很是难听,多次勒令杨锦不许叫了,可是他怎么也不改,久而久之她便也随他而去,没想到现在谢景渊竟然也开始这么叫,顾红妆霎时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