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知伶俐不如痴:第八十九回:底事伤怀无一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话的是一三十四五模样的大脚妇人虽不十分标致却生得风骚素雅梳的是简易的大背头栓着一根犀碧簪斜插了一根纹银点翠银丝嵌八宝耳挖两手腕上戴着烧金累丝玳瑁镯     身穿一件蛋青八宝洋绉缎金夹绣圆领扣新大褂镀金四合如意云头扣夹马褂扣上挂了一挂铺金叠翠五瓣玉兰花又挂了一个翡翠螭虎龙圈下角扣着银索吉庆牌下身束一条白缎花边三色芙蓉裤带大红洋绉缎金夹绣镶滚三牙夹套裤穿了一双美人脸贡缎面的鞋子身侧跟着年纪尚幼的三个丫鬟     她正用嵌着一个玳瑁假指甲的左手掐着一条大红洋绉金夹绣手帕假惺惺的抹着眼泪如今跟了陈公子岂不是称了意了正是枕玉苑姓翟名建芬的鸨母我先前听惊鸿提起过她只说她原本也是寻常的下等娼妓却用了四五年便成了一苑之主颇有些手段     顾盼儿身侧的丫鬟年岁虽小倒也很是伶牙俐齿妈妈别是欺负我们姐儿性子软净拿些好话儿混我们想姐儿昔日名扬京城的时候那些富家公子哥儿千金难见一面妈妈早已赚的是盆满钵盈如今不过是歇了几日妈妈就直嚷着养不起如此糊涂行事倒不怕寒了苑中姐儿的心么     你也知是今日不同往昔了如今倒不妨去街上问问米面脂粉都是什么价儿妈妈只是开门接客纵是有些交情也不能做了赔本的生意翟建芬收了假惺惺的姿态捏了手帕拢至袖兜中亦是扬声回答只是她这番话说的就有些见利忘义过于尖酸刻薄了     盼儿与佟三爷本是商定好的待他完事便助我脱了娼籍如今我不过求妈妈收留几日就讨人嫌了妈妈可是连平日的情分也不顾的顾盼儿终是忍不住冷冷出声只听她字句铿锵柔媚可人即便有求于人依旧是不卑不亢的只是手指一味的护在小腹上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我的傻姑娘那些爷们寻乐子时说过的话能有几分是真的不过是哄你玩罢了你若是不信我不妨遣人去中堂府中问一问侯门公府岂是说进就能进的翟妈妈一声姐儿唤的亲昵眉目间全是关切俨然一幅痛心疾首的模样果然是风月场惯了的     我本來也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若非紧要本也未打算出手只是听到佟三爷中堂府等重要的字眼终是按捺不住掀帘几欲下马慌得身旁的纤云忙上前抱了我的手臂低声劝道:我的好小姐咱们只当是闲事看了怎么还要插上一脚方才尽了兴这大栅栏素來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的小心回府后随行的嬷嬷又要背后告状了     她们背后使刁的事儿还少么哪里就短了这一件了尽管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定然不会让贝勒爷落罪于你们说罢轻轻的在她手上安抚的拍了几下也不及她反映已掀了帘子探出半截身子对着翟建芬笑着道:姐儿孤身一人如何进得了中堂府只怕还未进门就被打出來了嬷嬷这样也太过于刁难人了     我话音一起只惹得四周视线聚集而至熙熙攘攘的乱起來人群中有人轻声议论着这是阿哥品级的行驾不知是哪位贝勒爷府上的这夫人好生大胆管这烂巷子中的事情做甚么等等之类的我也不以为然一味的婉声笑着     夫人是富贵乡里的人哪里知道我们的难处咱虽是做的上不了台面的买卖也是一应的流水酒席顾姐儿即是不愿了也不能断了供应自然也要另择好的补上翟建芬虽不知我的底细却也是富贵场中滚摸打爬惯了的见了这样的装饰的马车自然也看出了大概捻了帕子惺惺的挤了几滴眼泪拧眉回道:再者陈公子也最是宅心仁厚的随他进府唱唱小曲儿是再好不过了我又岂会害她不成     我不置可否微微颔首着笑而不语却是侧目看向立于旁侧的陈公子他手里捏着一柄真湘妃竹骨杭扇正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乱局也不出声二十上下白光面皮秀眉朗目头带藕色洋绉平顶小帽身穿一件石青色虞美人花式绸面大衫外加一件泥金色大花头线绉面夹马褂钮扣上套了一个羊指玉螭虎龙圈套着一挂金索三件头金剔牙杖玉色西庄绸里夹套裤身后站着一俊俏的小厮     见我视线看向他正了脸色看我一眼便收了视线莹然笑着道:不过是府上的伶人岁数大了失了许多的乐趣便想买个新的入手我今日能买盼儿姑娘进府明儿便能替她销籍助盼儿姑娘脱了火炕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顾姑娘可是京中名妓一贯的吃喝用度皆是不俗就不知公子府上哪里我往后挪了挪身子任纤云打着帘子将我半张脸都掩在车帘的阴翳处     光禄寺卿陈大人家的公子一千五百两的赎金否则怎会有这么大的手笔顾盼儿身侧的另一丫鬟回答的甚是愤恨不平     我听罢心中亦是不免咂舌这顾盼儿的身价未免太高了些寻常的庄稼人一年的消费也不过是二三十两也难怪翟妈妈愿意放了她这摇钱树再寻新人栽培只是从三品的光禄寺卿在北京城这块富贵繁华地儿倒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官职正值这风尖浪头的花这么一批只为寻一个花名儿也太过于张扬了     因此我垂眸抿唇笑了原是官宦子弟也难怪了只是有些典故不知公子可愿听一听我今晨还听十三爷说宫中有一个要紧的老太妃沒了故而连一应的酒宴声乐都是禁了的他嫌着无聊才去了丫髻山做消遣原不知陈公子竟是比一介贝子过的还要潇洒若是被人添油加醋的告到大殿陈公子自然是无妨可令尊只怕就落不了什么好名声了吧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