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与如果:第16章 混乱的意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人族终究还是欺压到我青丘族头上来了?

    族长,我已查明,杀死天罗的那家伙并非普通人,陌寒回忆着秦翼的样貌和那种令人发冷的阴森感,我已派人去地府询问勾魂使者,都说没有看见天罗。可此人手法极其狠毒,天罗似乎一魂一魄都没有剩下。

    我青丘狐族与世无争多年,如今却有一同胞魂魄尽毁,永世不得超生!这叫我如何能冷静派人去找!找到这家伙,然后带回来见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陌寒悻悻地退下了。

    唉,青丘族长长叹,天罗地网,八荒**,我族最引以为傲的四位监视者,如今绝对不能就平白折损了一员。

    陌寒一时也找不到办法,不说能不能打得过,现在她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找?如果再让同族去查,万一又遭遇不幸怎么办不知不觉间,她回到左慈那里。

    那小姑娘身上不是有和那小伙子一样的气息吗,那么从那个小姑娘身上找线索。

    怎么找啊,又没什么办法追踪那东西,唉。

    我们只要接近那小姑娘,自然会有机会的,其他事情都要先放一边了,还是去一趟夜府吧。不管怎么样,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本来还以为能吃上狐狸肉的,结果狐狸的尸体被你剥了皮喂给野狗了。

    不挺好的吗,这一大桌子美味,还比不过那一只狐狸吗?

    尤里斯卡看了看摆满桌子的美味:回锅肉,东坡肘子,烧鸡,清炖甲鱼,麻婆豆腐,银耳羹,还有许多中国特色的美食。

    好像出现了一些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菜品?

    这些都是在原本的世界学的,在这个时代有原材料就可以做了。在我刚踏入社会时,在一家餐厅的厨房打过很长时间的下手,看着那些大厨,看着看着就学会了。

    这么说的话,你会的应该还不少。但是在原本的世界,好像只尝过一次你的手艺。

    说到底,在养父母死后,遇到你之前,我都是处于独居状态,会做菜也属于独居必备技能。那时外卖都是快餐,吃多了就腻了,而且你想吃的不一定能从外卖中买的到。

    我来了你也和独居差不多嘛,甚至还只能打地铺了,还不如我来之前呢。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尤里斯卡品尝美食,若有所思。

    说起来,中国有句古话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问道。

    意思就是,富贵人家的人,每日都是酒池肉林的生活,长久地摆着吃不完,摆到发臭了,也不会给穷人吃,所以路上常能见到饿死或者冻死的尸体。

    为什么不分给那些穷人呢,明明有那么多的多余。尤里斯卡夹起一块回锅肉放进嘴里。

    就算他们有多余的,又为什么要分给穷人呢?

    因为可以显得他们很善良啊,帮助了那些穷人,也就不至于路有冻死骨的情况了吧。

    封建时代大多时候百姓还是能自给自足的,出现这种情况,只可能是统治阶级残暴不仁,或者战乱不断国家动荡。在一个世代里,如果其他人抛弃了所谓的善良,你也抛弃所谓的善良就好了。不然,你很难活下去。

    抛弃善良,不就泯灭一半人性了吗,就算以此作为交换能够活下去,中国古代人那么重义理,肯定不愿意的吧。

    善良与否虽然属于人性,但却都不是人性。弱者害怕受到强者伤害,于是将伤害别人的人称为恶。人类无时无刻不渴望利益,所以即使只给他们蝇头小利的人,也会被称为善。正邪也是如此:凡人们喜欢正义,于是渴望被人们追捧的人,便自称正义,将敌人称为邪恶。如果从历史长河的角度看,胜者总是正义,败者总是邪恶。正邪,善恶的区分不在于人的作法,而在于他的力量强大与否。说的极端一点,当你的力量足以君临天下,世界臣服;或者说你杀光了所有反对你的人,那时你想是什么就是什么。正是因为人做事总有所顾忌,才总不得成功,到头来怨天尤人。试想,如果在一个暴君同志的国家,人人都能义无反顾主动起义,不担心周围人不支持自己,那么混乱的世道很快就会结束,直到迎来人们想要的世道。

    但对于凡人来说,秉持自己所谓的正义也没什么坏处。

    当然有。比方说在一座被外敌攻陷的城市,只有甲和乙活了下来,甲的正义,就是秉持人性的善良面;乙的正义中则没有这一条。城外有重兵包围,绝无可能逃出去,城中没有粮食,唯一能吃的只有死人的尸体,甲为了自己的正义,没有吃而饿死了,乙却活了下来,最后军队赶到,击败敌人救出乙。人的所谓的正义,当然包括人性的善良,但当你没资格,没力量承担,它就会像绞刑架一样把你勒死。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些酒肉在我手里,我分不分给吧别人是我的权力,如果有人因此辱骂我,那他肯定只是嫉妒我。

    是是,我知道了。来,张嘴。

    尤里斯卡夹起一块肉,送到秦翼的嘴边。

    夜老爷!夜老爷!我把夜小姐带回来了!顾胧月牵着夜燕一路狂奔,夜燕也不是温室中的花朵,一路跟着跑回来,大气都不喘。

    燕儿!可算回来了,老夫都快急死了,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我没事,他们只是把我软禁了几天,没对我怎么样。可能是烛火照着的缘故,夜燕的脸看起来更白皙了一些。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夜无殇问候完了女儿,转而激动地握着顾胧月的手,顾姑娘,老夫实在不知如何感谢你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