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楼之下:第15章 神偷的故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调制的结果十分成功,陆飞扬竟突破了以往的界限,成为一个四符文的战士。那修士希望他能留下来帮助自己研究,陆飞扬怎么可能答应,他找机会把自己的钱财偷了回来,又顺走了几枚适合自己使用的符文。

    随后,他便带着董怡到了启明,给自己取了现在这个名字。后来,他遍访了无数的名医,可没有哪个医生能看出董怡身上的怪病。两年之后,董怡才刚刚二十三岁,却不知为何早早地就出现了病症。

    最先折磨她的就是疼痛,或许是怪病发生了变异,这个阶段在她身上足足持续了三年,而后才到了昏睡的阶段。三年的疼痛将董怡折磨的不成人形,陆飞扬也着了急,他试过许多偏方,发现无一有效便断了这方面的念想。

    他终于想到了符文,想着符文之力能不能拯救董怡。于是他又找寻了不少修士,可修士哪像医生那么容易找到,仅有的几个修士都束手无策,倒是其中一个修士随口说出的话给了他灵感。

    据那修士所说,这符文之力并非古已有之,而是由最初的五枚符文发祥而来。已经不能确定那五枚符文是何时出现在世间,也不确定是何时失落,唯一知道的就是这它们分别有着五个属性,金、木、水、火、土。

    罗自云听到这里诧异了一下,心道这不就是五行吗?难道自己使用的符文都是来自于五行?他控制住激动的心情,没有打断陆飞扬。

    五枚符文被人们称为初始符文,虽然早已失落,可修士们仍保留着它们的复刻版本,正是对这些复刻版本的研究,才有了如今众多的符文。

    据说,初始符文中的土符文和木符文有着回天之力,无论是何等严重的疾病,哪怕是初死之人都能救回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那修士权当是讲了个故事给他听,说完便带着钱走了,可陆飞扬却上了心。

    后来的两年中,他找寻了无数的古籍,以查出初始符文的下落。皇天不负苦心人,对于土符文的所在,他终于有了些眉目。

    董怡已经陷入昏睡状态已经两年了,不出意外的话,她会在一年之后进入最后的状态,然后在三年之内香消玉殒。陆飞扬将她寄托在一个好心的大婶家中,留下了足够多的财物,便暂时离开了。

    他先是找人给自己打造了一身轻甲,如符文骑士一般在装备中镶嵌了符文,他选择的是四枚最适合自己的,踏波、遁隐、匿踪和灵视。

    前三个并不算十分独特,踏波是疾风的变种符文,加速能力是它的弱项,更重要的是令人身轻如燕。

    遁隐和匿踪则是隐藏身形的绝配,曾经有个国家给自己的军队使用了这两个符文,可惜战争终究是力量的比拼,再是不被敌人发现,可终究还是要硬碰硬的打上一场。当那支军队全军覆没之后,再也没有人做过这样的尝试。

    灵视却是他从奇戎的修士那里偷来的,起初他并不知道这符文的用出,在通用符文里也没有找到。后来偶然的一次尝试,他发现使用了这枚符文,他能轻易的看到街上路人的钱袋所在,甚至有些藏在脚下的也被发现了。

    不止于此,当他找寻古籍的时候,这符文都隐隐约约的给他指出了一个方向。陆飞扬这才知道,这符文能够指引使用者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他给这符文起名叫做灵视。

    也许那修士想给奇戎打造出一支强大的侦查骑兵,有了灵视符文,战场上的信息便能一览无余。可惜,陆飞扬不止是偷走了符文,修士的所有资料也被他给毁了,再想研制出这符文就不是一件易事了。

    穿上那身装备,他按照古籍的指点来到了欧奇洼城外,现在地面上的城池和欧奇洼古城正好错开,他在一个沙尘暴的天气里掘了个很深的土坑,流沙出现后瞬间把他吸了下来。

    大部分事情我都没骗你,我当时却是落在了古城里面,侥幸逃出去的故事也是真的。罗自云正听得入神,陆飞扬却突然解释了一句,他点点头表示明白,示意陆飞扬接着说下去。

    找到了落脚之处,又解决了食物和水的问题之后,我便开始寻找土符文的位置,很快便确定它就藏在中心地带,只是又发现了它的隔绝之力。

    按照修士们对初始五符文性质的推测,疾风和踏波都源于木符文,应该可以打破这股隔绝之力才对,可我尝试之后才发现,踏波到底还是太弱,至少也得是疾风才可以。

    发现这事之后,我每天都在后悔。但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我被困在这里倒是小事,可挽救董怡的希望就在眼前,我却连碰都碰不到。

    无论如何,我还是坚持着活了下来。在这的两年中,每隔两三个月就有倒霉蛋掉下来,可惜没有一个是修士的。而且,他们太过于软弱了,知道自己的处境之后大多就慢慢的绝望而死了。

    直到昨天,当你掉下来的时候,灵视符文就给了我一种异样的感觉,我知道自己期盼已久的人终于来了,赶忙把你救了回来。

    他的故事讲完了,罗自云能感觉到他眼中的深情不是作假,犹豫了片刻,便对着陆飞扬伸出了手。

    陆飞扬闻言便愣住了,良久才讪笑着说:罗兄弟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我都陷落于此,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有诳你的必要吗?

    他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抬眼却看见罗自云转身就要走出去,明摆着自己不说实话他是不会和自己合作的。他很快的权衡了利弊,知道没有罗自云的帮助自己是没办法完成计划的,心一横决定把全部事实都对罗自云和盘托出。

    伸手将罗自云拦了下来,陆飞扬把他拽到一边坐下,自己则坐在他对面,思索了一会便开了口:罗兄弟,之前是我有所隐瞒,你不相信我也属实正常。现在,我把事情全都告诉你,你听了之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罗自云见他那严肃的模样,知道有所突破,点点头同意了下来,随后陆飞扬便开始述说。

    那是一段很长的故事。

    陆飞扬并非是启明人,而是罗自云冒充的奇戎国人。不过,虽然奇戎人大部分都是商人,他家却并非是以经商为业。他九岁的时候父母就双双染病过世了,和罗自云不同的是,他并没有爷爷奶奶可以依靠,而是直接流落到了街头。

    小小的陆飞扬终日在街上讨饭,饥一顿饱一顿还只是好的,更惨的是城里的乞丐都有各自的帮派,像他这样年龄小的不会被任何帮派接受,所以,他只能在各个帮派顾及不到的角落里找食。

    冬季的一天,他实在找不到任何食物了,已经饿了两天没吃饭,两条腿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决定到帮派的势力范围内去要饭,可连一个馒头还没要到,就被人发现了。

    那个帮派将抓住毒打了一顿,又扔了出去。陆飞扬爬到了一处房檐下,蜷缩着躲在了里面,鹅毛般的大雪落下,逐渐的把他覆盖了。他知道自己不能睡,可那些雪落在身上,他好像是盖了棉被一般,止不住的困意袭来。

    如果我当时没忍住睡过去了,或许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吧。陆飞扬回忆起小时候,丝毫不为那些悲惨的经历而感到愤怒,却带着一丝微笑。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一个带着小孩的过路人把他救回去了。那人把他带回家中,烧了热炕,他身边的那个小孩也忙着给陆飞扬敷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