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砍一刀:第一百八十三章 又遇熟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恐怕伏羲氏迟疑了一下,道:恐怕来不及了。

    那为啥还让他们赶回来?神农氏觉得很不解。

    他们回来,或许可以稍微限制一下灾害的范围泰山的劫数,越来越近了啊!

    距离泰山200里外,一片荒郊野岭之中。一头猛虎惨叫一声,然后被一杆巨枪钉在了地上。

    一个高大的巫族人大步而来,抽出了巨枪,把猛虎扛在肩头转身就沿着山涧往山坡上走去。

    山坡上的空地处,十几个高大的巫族人待在这里,而巴罗祖巫就在其中。

    巴罗祖巫,我猎到了好大一头这玩意儿叫啥来着。

    虎!眺望泰山的巴罗祖巫回过头来,道:记住了,这种野兽叫虎。

    哈哈哈哈这个高大的巫族人笑着把虎扔到地上,挠了挠头:我寻思着记住了也没啥用,反正就要死了。

    巴罗祖巫垂下眼眸:也是啊!

    火焰升起,肉香弥漫。

    而在大河北岸,朝歌城外,一片芦苇丛中。鬼哭猫着腰,躲藏其中,而在前方,正发生着一场小规模的战事。

    十五六个高大的巫族人带着二三十个雪人正在运送粮食,这些粮食有五谷杂粮,有禽类兽类的肉,也有那些没有南迁的人们。

    然后,他们就遭到了七八十个戎人骑兵的突袭。

    伴随着接连数波的箭雨,再加上一个冲锋,雪人瞬间倒了一半,巫族人也倒了两个。

    紧跟着,巫族这一边反应过来,拿起武器或者投掷或者劈砸,瞬间就放翻了七个骑兵。

    尤其是巫族这边领头的那个,他明显是个射手,反应飞快,先是用斧头投杀一人,然后取下长弓,射杀一人。

    之后,双方就僵持住了。

    戎人骑兵鸟雀般散开,仗着速度和灵活围着巫族这一方就是一通乱射。

    巫族这一方仗着皮糙肉厚,举起木板一样的粗糙盾牌,一边抵挡一边反击。

    打着打着,他们就靠近了芦苇,鬼哭的机会便来了。

    一个雪人用力甩出石头,这个过程中,举着盾牌的那只是微微松散。而就在此时,恰好芦苇中一道白光射出,这个雪人松开了盾牌,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

    周围其他人一开始也没太在意,第一反应是连忙把这个巨大的空隙给堵上。

    但是紧跟着,第二道白光又射了出来,这一次倒霉的是个巫族人,他扔掉盾牌捂着眼睛惨叫,鲜血从指缝中渗透而出。

    这一次,其他人终于发现不对劲了,但紧接着第三道白光又出现了。

    第三道白光的目标不是人,而是那个巫族射手手中长弓的弓弦,一道白光格外的准,那个巫族射手正弯弓欲射,结果弓弦猛然崩断,顿时脸上就出现了一条血痕。

    他反应极快,连忙沿着白光射来的方向甩出了手里的箭,而第四道白光出现了,击中了半空中的箭,将其击偏。

    巫族射手这才看清,原来那道白光是一把飞刀。

    他指着鬼哭所在的那片芦苇大叫一声,几个雪人纷纷朝着芦苇投射石头。

    这些雪人力气大,投射出来的石头虽然比不上矛,威力却也不小,这片芦苇顿时被打的草叶飞溅,鬼哭也显出了身形。

    然而,鬼哭虽然现出身形,巫族这一边也因此露出了极大的破绽,戎人骑兵发威,连忙引弓朝这边射击。

    巫族射手连中三箭,其他人也纷纷中箭,两个雪人受不住了,被乱箭射倒,其中一个不吭声了,而另一个发出低低的呻吟。

    鬼哭趁机从芦苇丛中冲了出来,迅速接近这些巫族人与雪人组成的运粮队。

    一个巫族女人怒吼一声,扛着盾牌就冲了出来,一边抵挡远方射来的箭矢一边迎向了鬼哭。

    然而,鬼哭的实力超过了她的预料。就在她举起斧头想要劈砍的那一瞬,正前方露出的破绽被鬼哭抓住,鬼哭瞬间加速,在她斧头还未劈下来之前就一刀将其穿腹而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