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龙城之海葬玉花:美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将那领头人的身子,慢慢放在地上,胖子问:这是那领头人?

    我瞧着,那领头人的尸体,点头,说:他死了

    胖子说:你把他的尸体,从洞中带了出来

    我说:这人实在英勇的很,我看着实在不忍心,将他的尸体,放在洞中,任凭那血玲珑,撕咬,啃食

    胖子说:这人的确是条汉子,英勇的很。

    胖子接着说:这人,本来已经领着众人,冲出了洞外,脱离险境,却不忍丢下其余的兄弟,又冲回了洞中

    我说:这样的英勇,确实少见。咋们还是将他入土为安,安葬了吧!

    胖子说:好,我心中也是这般想法,看来你我兄弟,这件事情,想到了一起去。

    胖子和我,找了一个地方,将那尸体安葬好,又用石头搭了一个坟头。胖子在坟前鞠身,嘴里嘀咕说:这位兄弟,也不知道你姓谁名谁我们将你埋在了这乱石之中,你就在这里,好生的安息吧。

    胖子说:不过要感谢你,若不是你带着人,从外边炸开一条通往山洞里的路,我和江小白两个人,恐怕还困在山洞里,早以成了枯骨

    胖子接着说:你的这份恩情,胖子感激不尽,大恩不言谢你放心,你带过来的这位女子,我们一定会好生照顾

    胖子说完这句话,直起身体,瞧了瞧女子两眼,那女子现躺在一处石头上,胖子又瞧了一眼我,缓缓说:这女子,恐怕昏睡过去了,不知何时才能醒过来。不如咱们将她,带回村子里

    我说:好,咱们就将她带回村子里,在想办子救醒她。

    我和胖子连夜回到村子里,直奔江小白的家中。

    胖子仔细检查了她的伤势,见女子并无大碍,只是惊吓过度。胖子着急问:这女子,怎么样了?怎么还未醒来。

    我缓缓说:这女子,说来也怪,身上并未有什么伤痕,却偏偏不醒!

    胖子:这是,为何?

    我说:这种事情,恐怕只有一种解释。

    我接着说:也许,是因为过度惊吓,才导致的昏睡。

    胖子听我这么说,用眼角瞧着女子,然后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我瞧着胖子叹气,便问:胖子,你心里是否,还惦记着古墓中,金条的事呢?

    胖子转过头,瞧着窗外的夜色,忍不住叹息,说:咱们,这一次,却是做了蚀本的买卖了

    胖子说:本来还想进古墓里,挖点金银珠宝,可没到,却是篮子打水——  一场空。

    我说:胖子,你就别抱怨了,能活着出来,比什么都重要的。

    胖子说着说着,忽然大哭起来,眼泪快要落下来。胖子哭着说:可是,我心疼啊那四根金条,够全村子的人,吃上一年的猪肉,安稳的度过这个灾慌年,如今却连半块金条也未剩下

    胖子便哭,边瞧了一眼,炕上的女人,说:如今弄丢了金条,却弄回个女人,这女人不知何时,方能醒过来

    我说:胖子,你难道忘了一件事嘛?

    胖子忽然跳了起来,说:对 对 对若不是你提醒,我还真忘记了这件事,咱们这次挖墓,还带回来一件东西,人皮画。快快将人皮画拿出来瞧瞧

    我将半张人皮画,从怀中拿出来,又吩咐胖子,说:胖子,你把灯盏拿的近些,咱们瞧瞧,这人皮画上,究竟写的是什么?

    胖子手中提着灯盏,又坐在了椅子上,我将人皮画打开,拿在手中,灯光照在人皮画上,我和胖子瞧见,上面空空如也,居然连半个字也未有。

    胖子一怔,奇说:怪了,这人皮画上面,怎么连半个字,也未有。真是怪哉

    我也是一怔,瞧着白如薄纸的人皮画,发呆说:莫非,这东西,有些特别,需要用很特别的法子,才能看清楚上面的隐藏的字迹

    胖子说:什么法子?你有办法,能瞧的见上面的字迹?

    我说:这半张人皮,一定是沾染了,某种特别的药水,要用特别的法子,上面的内容,才能显现出来咱们的想个法子。

    胖子哈哈大笑,说:江小白,你可真聪明,这半张人皮,一定是用了特别的染料,将上面的字迹隐藏了,所以咱们才瞧不了,上不如用火烧这个法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