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无岸:第17章 葫芦里的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尚武岩走到天凡和青璇面前,很是客气的抱拳说道胡厮人私练害人的邪术,本将早就奉家师之命在暗中调查了他很久,他积案已经多起,这次本将到渔泽县就是前来缉拿他的。

    天凡看了青璇一眼,也看不到青璇白色面纱之下的表情,心想这世道还当真是有公道有王法的啊,恶人终要被绳之以法。尚武岩接着又说道家师乃是正义之士,喜结天下高手能人,想请两位侠士到府上一会,两位就不要推脱了,说着尚武岩从怀中拿出了精致的金丝锦囊,从里面倒出一块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小石头递给了青璇。

    青璇接过那块小石头,好像认得这是什么东西,天凡在一旁也没看清那小石头的具体样子青璇就已经收在了掌心中,一直一言不发的她终于开口说了话这是从哪得来的?!

    这是家师的东西,他吩咐说这颗仙灵丹是送给你的。

    你师傅是何人?府在何处?青璇把石头收进了怀里问向尚武岩。

    家师乃是南国当朝国师,府邸自然在国都狮心城!我备有几匹日行千里的汗血宝马,不出一周就可以到达狮心城。

    国师?!那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吗?!天凡心里一惊,虽没有多大的见识但也在水牛村的学堂上了解过基本的国家官职体制,想都没想过能接触到那种大人物。

    好!那待我们今日歇息一日,明日就跟你们走。

    好,明日本将来张府接两位,现在就先行告退,不打扰了。说完尚武岩挥挥手带着一帮军士退出了张府。

    天凡想不到青璇如此爽快的答应了,明显是对接过手那颗像小石头有所兴趣,不知道那块小石头到底是什么,修为低微的天凡在一旁也插不上话,看着尚武岩离去的背影有点根本弄不明白状况。

    青姐姐,他递给你的是什么啊?天凡实在认不住好奇还是问了,然而青璇并不搭理他,闭上了眼睛静静的盘坐了下来。天凡识趣的没继续追问,回到院子里又开始了练功。

    天凡炼化了那只含有三十六人精元的蛊虫之后,修为一下冲到了武者巅峰到达了一个**颈,这几日全身总感觉有使不完的力气,天凡想借着这股存留的蛊虫精气一股冲上武师境界,也只有到达了武师境界才算是真正的踏进了武学的领域之中,现在的天凡左手臂膀和双腿上各能绑上近百斤的沙袋重物训练,气力速度上都有了极大的长进,出拳踢腿之际都会有阵阵风声,对于早已练的有点厌烦的那套滚瓜烂熟的虎鲨拳有了新的领悟,每个招式提升了速与力之后完全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天凡原本失望认命的心境因为蛊虫的帮助又对力量的追求充满了激情。

    天渐渐阴沉了下来,渔泽县的府衙大牢之中,一个矮矮胖胖的身影靠坐在牢房里,他的身前站着一个身穿锁子甲下巴留有一撮小胡子的壮实男子,两人正是胡县令和尚武岩。

    咳咳,将将军,咳咳,属下不解!

    这全是师傅的意思,那蒙纱之人气息内收,看似身形柔弱但修为极高,她那凝集气劲,内力外放的隔空一击弹指如此随意淡然恐怕已经至少达到了武宗中阶之境,南国到达武宗境界的就区区近十人,都是名号响亮的大人物,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难不成是个不露头的隐士。尚武岩绕有所思的说道。

    武宗中阶?!胡县令有些诧异,还以为青璇最多是个武宗初阶,万万没想到居然修为如此之高竟已是中阶强者,武星和武宗虽然只差一级,但两者之间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武星在武宗面前就如五岁孩儿一般,而到了武宗境界每一个小阶级那也是极为远的差距,足以被上阶死死压制。

    言归正传,你跟了家师也有些年头了,规矩你都应该很清楚,有功就赏,失责要罚,也别怪我不念旧情啊。尚武岩说完脸色一暗,伸出两指头出其不意的插进了胡县令的眉心印堂穴中,直接刺碎了他的皮肤头骨,鲜血顿时从胡县令的额头喷涌而出,胡县令嘴巴张的老大就是发不出声响,身体开始不停的抽搐,尚武岩又两指用力往胡县额头里探了探,忽然一扭,从眉心中抽了一条白色的布满血丝的条状物,尚武岩大口一张就把那条恶心的东西吞进了肚子里,然后静静的盘坐了下来。

    尚武岩身边的胡县令被抽掉了那根白色的条状物后就一动不动的靠着牢房冰冷的墙面,眼睛嘴巴都睁的滚圆滚圆,身上一点气息都没有了。

    数日之后渔泽县果然来了一批陌生的人马,胡县令得到消息早早就在县城门口迎接,这波人人数不多,只有**人,各个跨骑战马腰配朴刀,身穿生铁制成的锁子甲,一看就是正规的编排军队,为首的是一个留着一撮小胡子的壮实中年男子,胡县令一见此人就笑脸迎了过去。尚将军舟车劳顿辛苦了!还请诸位先到府上歇息歇息,

    这位尚将军名为尚武岩,乃是南国护国将军,官居三品,会多个门派别拳脚掌法,其中以五行掌为长,同时也是武星巅峰的绝世高手。论官位,修为都甩了胡县令那七品官衔,武星初阶的修为一大截。胡县令肉脸挤笑一副阿谀奉承的样子实在丑陋,尚武岩瞧也不正眼瞧他,挥了挥手,示意胡县令在前带路。

    一波人回到县衙府邸中胡县令先好酒好肉的伺候了一番,待尚武岩吃饱喝足就安排其余人等先行退下,堂厅之中就只剩下了胡县令和尚武岩两人,突然尚武岩一板冷脸,大手一拍,瞬间把桌子震了个粉碎,厉声斥骂道好你个没用的东西!你可知罪?!居然把那只药虫给弄丢了!三十六人的精元那是小事,但你可知道那只药虫师傅费了多大的劲才弄来的!

    胡县令被吓了一跳,一下子扑通跪在尚武岩的面前,哪还有平日里那副神气样,似乎对尚武岩口中的师傅极为畏惧,属下失职!属下该死!还望将军网开一面替我给主子求求情啊!那蒙纱之人厉害非凡,修为远在属下之上,恐怕是个武宗的强者,请将军明查啊!

    胡县令本是渔泽县的一个小小捕快,自身资质不错体胖力大,从小习武,铁臂拳招招重击,三十出头就已经是武师巅峰的好手,多年前办案时不料遇上个凶匪也是武师巅峰的高手,两人恶斗数百招后被凶匪一招命中要害,命悬一线。关键时刻恰逢一位贵人相助,不仅击杀了凶匪还把他从鬼门关口救了回来,后来经过这位贵人的指点帮助突破了他多年未见松动的武师巅峰,一下子进阶到了武星之境,从那时之后他就对这位贵人马首是瞻,唯命是从。那位贵人临走前告诉他很快就会让他做上这渔泽县的县令,没想到不出几日国都君城还真下来了诏书让他当上了县令,这更让他对这位神秘的贵人心生仰慕俯首听命认其为主。后来那位贵人写来书信安排他做事才得知其身份,也肯定了他心里的想法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

    当上县令得了权势之后他也变得越来越贪婪,这回胡县令像前几次一样得令做事,眼看事情已经妥善完成,谁知半路杀出两个娃子还顺走了主子交代的药虫,胡县令对上几招之下知道青璇不是自己可敌,不可贸然行动,只能上报情况请求援手,却没想到只派了个武星的尚武岩来,也不知道主子怎么让尚武岩摆平武宗的高手。

    尚武岩瞪了胡县令一眼道噢?那两人现在身在何处?!

    那蒙纱之人的修为要想悄无声息的出城自然是轻而易举,无从寻觅踪迹,不过和她一起的是个缺了只手臂的残废小娃儿,不过就是武者初阶的境界,要想带着这么个大活人从巡差卫兵眼皮底下出城,不发出动静绝无可能,所以两人必定还在城中,不过城中属下几乎都暗中调查过都未见踪迹,思来想去只有一处地儿还没仔细的查过,

    速备人马,现在就去会会他们!尚武岩说完,胡县令就哈腰应了几声在前头带路。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张府,胡县令带头一破门,果然就看到天凡在院子里练拳。天凡看到突然闯进来的胡县令,一下子明白了什么情况,扭头就往内堂就跑去。

    小贼!哪里跑!胡县令大喊一声追着天凡进了内堂,尚武岩慢慢悠悠的跟了上去刚走到内堂门口就见胡县令被青璇一个隔空弹指给一击摔了回来,尚武岩往里头望去,就见一个缺臂的黄口小儿李天凡和一个蒙着白纱身形女童模样的南宫青璇。

    小贼!快把东西交出来!胡县令站在尚武岩身旁怒目一瞪叫嚷道。

    你堂堂县令居然背地里拿邪物来害人!谋害了张家三十六口人嫁祸他人!还有没有王法了啊!天凡站在青璇身后讲话也有了底气,丝毫没有惧怕比他修为高深的多的胡县令。

    你!!胡县令脸涨的通红,一时接不上话来,边上的尚武岩看了一眼天凡,到了武星级别全身经脉贯通一气,眼力会有一种脱俗的长进,能看到一些常人无法察觉的细微变化,就见天凡印堂饱满,精气充盈四溢,尚武岩心想恐怕是来晚一步,如果这小子不是吃了什么天材地宝就是已经把那药虫给炼化了啊,不由眉头紧皱但也没发作。尚武岩再看看青璇,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细细的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将军!就是这两个贼子偷了东西!

    来人!把他拿下!!尚武岩指了指胡县令。

    身后立马站出了两个跟随尚武岩一道来的军士,左右两边擒拿住了胡县令,胡县令顿时一个不明所以,扭了扭肩膀挣揣了几下,将军!!你这?还没等胡县令说完话,尚武岩一个疾步上去对着胡县令的胸口就是一掌,直接就发力震碎了胡县令的胸骨。胡县令咳嗽了几声吐了一口鲜血,立刻被疼痛牵制的动弹不得。

    经本将军调查,胡县令私练邪术,谋害无辜百姓,先将其打入大牢再行判决!说完两位擒拿着胡县令的军士就把他给拖了下去,这尚武岩的一席话弄得天凡一阵木讷,本以为胡县令叫来了个帮手必和他是一丘之貉,没想到居然就临阵倒戈了,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