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画师是忠犬:第二百零八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香儿训斥起人来,还是有莫有样的,语气温和却不失严肃。

    安若颇为满意地回过了头,就要将门推开。

    这时候,却又有人打断了安若

    可这一次,却也让安若整个人瞬间僵直。

    她其实没有那么害怕的。真的。

    可是,她为什么浑身都僵直了一般的,不敢再动弹一下子呢?

    她实在是没有经历过这等场面

    才两日不见,胆子竟然变得这么大了,是么?一个冷冰冰的,熟悉却又令人感到无比陌生的语气,突兀地,响了起来。

    就是这种被抓现行的场面,她安若自觉从小出府游荡了那么久,经历了那么多,却从来没有此刻一般,让人觉得,这面子这么挂不住。

    安若停下了抬起推门的手,装作很淡定的收了回去,然后又掩盖住了心情的慌乱与惘然,淡淡道:好巧。

    她想了好一会儿,才想出这么一个台词。

    还是怪她不会老谋深算,还是怪她没有提前打好草稿,做这种私底下进行的查线索行为,安若竟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东苑,乃至于,就现在这个尴尬的时候碰到了容非。

    虽然说安若心中混乱不堪的,但是她知道自己的招牌就是装傻。

    很幸运的,又要将这特技派上用场了。

    香儿,我们回去吧。安若突然感觉到有丝疲惫,她昨天想了很久,在想自己如何顺利闯入锦月的房间,又如何自如的翻找她想要的线索。可是她想了许久,今日来寻找,却依旧没有什么线索。

    突然便感觉到有丝心累,特别是,方才还和锦月装作客气地,和缓说话,维持那股表面的平衡。

    让对锦月怀了刻骨之恨的安若这么对待她,能这样心平气和的与她说话,安若已经很努力了,她已经改变了自己很多。

    可是,安若依旧什么收获都没有。

    可是安若感觉,所有人留给她的时间,都不多了。

    安若身后跟着香儿,她们缓缓走出了正苑,安若感觉阳光有些刺眼,便无意抬头看了一眼那光辉普照的太阳。

    太阳之所以经久不衰,不在于它是个恒星,可以万古不变的普照大地,而是因为,它落下以后,还能再升起。

    我冷哼一声,不想继续搭理他,只是见他将东西都收拾好了,便将手中的画卷也卷起来。

    小心翼翼地,因为我知道花绯月是极其在乎这张画的。

    好了,我帮你拿着画,你好好搬着其他的东西,我带着你回去。哈哈哈。我看花绯月收拾好了,便道。

    花绯月依旧是一脸宠溺的看着我,我便知道他答允了,于是我不再等他的回答,便开始昂首阔步地,带着他走。

    我与花绯月便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他在后面,搬着一大摞东西,而却眼光宠溺温柔的看着我,而我却未曾注意到他的眼神,只是颇有些得意的得意的,带着他走。

    却不知道,我俩一前一后的姿态,看在来来往往的其他人眼中,却变成了一副极其养眼的画卷。

    郎才女貌,融洽幸福,好不惹眼。

    啊你,快看,这两个人好般配啊

    是啊,后面那位公子,看心上人的眼神都快让人溺毙了呢

    好宠啊好宠啊

    眼要被亮瞎啦

    身旁其他人的议论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而我却觉得微微羞赧地,往前快走了两步,也顾不得花绯月能不能追得上了,反正,他跑的比我快,腿比我长,步子也比我大。

    花绯月明显察觉到了我走的飞快,便在后面不怀好意道,澜儿,你走那么快做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