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天鹰歌传:141 弱女心机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司空长烈哼了一声,表示肯定。

    黑点越来越近,可以看清楚,正是那位叫小旋风的剑庄弟子。司空长烈拔出剑,往前指,四位鸿鹄护卫几乎和他一起动作,五个人齐齐从马背飞身而下。靠近谢刚,五人剑阵风一般卷上。

    坐在程祎天特别为她们让出来的屋子里,香儿先喝了一杯云珊为她沏的桂圆红枣茶,精神好多了,才对云珊述说心事:和小旋风谢刚回剑庄去,拜见了他的师父,也见了谢刚的师娘。我既然走出这一步,心里面就是打定主意要和他走那一步,能够嫁一个还算不错的人,从此销声匿迹,只专心在有一个丈夫的家里,勤作羹汤,相夫教子。可是,事实证明,像我这样的人,到底想的总比最后实际存在的好太多。

    上官庄主不同意你和他的弟子在一起?

    冷香儿自嘲笑了笑,道:是啊,庄主夫人只看了我一眼,便离开了。然后,谢刚就被他师父带至内堂训诫。

    你在剑庄待了多长时间?

    和谢刚相处久吗?

    香儿好悲凉:就是被他师父训诫之后,我就连他一面都没见过。

    所以我离开了连云山。

    噢!云珊恍然。

    然后,我就遇到了他。鹰王,鹰王离开蓬莱,来这儿了,你知道吗?

    知道啊。云珊的笑变得勉强极了,我还看见了呢。只是那时候我义父和长烈他们缠斗,我逃走了。

    你都不想和他一起说说话吗?

    说什么?抱头痛哭回忆往昔,还是继续面临我无法面临的困境?我和他,和长烈之间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说到这儿,云珊长叹一声,当初就是不得已才选择从蓬莱离开。

    云珊——香儿截口叫了一声。

    实话实说,你回来之后到底为了什么才去找逸城公子?说这话,香儿面朝屋门的方向。远远,她看见一个人正走过来。瞧身形,是程祎天没错。计算路途,她故意接下去问:逸城公子武功很好,人品也不错,洗心楼、和顺居、彩云坊都是赚钱的产业,即便谢刚是剑庄的人,我也知道,这两个人比较,谢刚逊色多了。可是——

    你说下去。

    香儿瞥见程祎天渐来渐近,为了不让云珊发现,刻意低头,哂笑然后说:逸城公子毕竟只是逸城公子,一介江湖平民,和他比,哪里能比得起来呢?蓬莱洲的十八盟,没有意外,日后肯定要合并。那儿就是一个完整的国度。鹰王是会君临天下的。

    她的声音说那么大,离着老远,外面就可以听见。

    云珊默不作声,只是听。

    冷香儿乐得再在火里加把柴:与其背负着名门正派的仇视,缩进颐山,日后十有**要过风雨飘摇中颠沛流离的生活,不如现在就和我出去吧。泪眼又汪起来,我见到鹰王,鹰王恼我背叛他而要嫁给谢刚,想要杀了我。说着,语声一顿。

    云珊显然了解不少内情,失声道:当真?

    是啊,冷香儿表演的功夫如火纯青了,悲悲切切就像刚刚从鬼门关逛出来,我向鹰王保证,我可以将你找回去,鹰王才放了我。

    听完这话,云珊止不住苦笑。高高在上的王者行事偶尔确实会乖戾。不明就里之下,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高兴呢,还是应该责怪鹰王怎么可以这样威胁一个女孩子?

    刚刚的话,都是我和你剖心沥胆的真心话。云珊,和我去找鹰王,找到鹰王,今天就可以离开。离开之后,什么六大门派、慕容世家、辽东孟氏,和你都将没有半点关系。

    不要告诉我,你当初要找逸城公子不是为了消遣。和鹰王闹了别扭,又夹着一个司空将军,心情不好可以谅解。到底程公子和鹰王差别真的很大,我都给你解释得那么明白,你不可能真的爱上他。

    你只是心灵空虚,加上初次回乡,也想找一个强有力的靠山。冷香儿补充。

    云珊脱口打断:不是!

    云珊认真严肃对她说: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忘记他,回来之后我才找他。停顿片刻,接下去,香儿你没有很长时间去思念一个人吗?你应该了解,如果曾有心动,那必然是很久很久之后也要想起来的。遇到鹰王是意外,去蓬莱也是意外,在哪里的一切都是意外中的意外。我从来没有忘记我是这儿的人,出身是迷,大青山脚下和你们一起长大。

    冷香儿临时起意的算计面临失败。

    云珊竟然追加煽情之语:你要听我的老实话,初到蓬莱之时,我每天都在思念一个曾经给我做过风筝,又殷勤为我将风筝放上天的人,然后才坚强支持下来。悠然神往,祎天哥哥在我心里,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正视冷香儿,所以回来之后,千方百计的,我才想再一次见到他。

    香儿的脸色变得可难看了。

    云珊不由疑惑。

    身后传来啪啪鼓掌声,云珊起身扭头,这才窥破奥妙。

    冷香儿!她转回身去怒斥。计谋穿帮,什么好处还没捞到,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冷香儿意兴阑珊,脸拉很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