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人心换我心:第五十五段 此举大快人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哈哈!这老马

    什么,有钱的父亲?!

    公园内,国美听完朗森讲的事情,心头一阵惊讶,但也想得到这个人是谁,随即又黯下脸去。

    对啊,他跟我父母说你是她的女儿,不过不管是你什么人,我们都要好好感谢他!朗森搂着她,双眼望着水中的倒月,不禁袒露出感恩的神色。

    事已至此,李国武也知道自己女儿的事不能在这样陷入僵局,于是乎,与那姜宁波商量一番后,来到了马兵的公寓内。

    得知一切情况后,马兵倍感难受,想不到女儿这几日居然受到了这么多的委屈。他放下手中所有要忙的事务,叫上那青年秘书一同而去。出门时,还不忘嘱咐秘书去取些钱来,不过那也是耳语,李国武他们到也听不实在,只觉那秘书神色却有些吃惊,想必这数目也不小。

    待一切准备妥当,马兵与李国武以及姜宁波坐车寻到了朗森的家中。

    看着门外那只有有钱人才拥有的小车,朗森的父母都一副好奇模样,探头探脑的观察着车子的动静,他们也想看看来的是何人。

    车门一开,陌生的脸庞映入眼帘,只见三个中年男人下了车。

    你们是朗森的父母吧?马兵上前一步问,脸色却有些阴沉。

    哎是是是!朗父不知所措的点着头,看着面前的三人,他都不知道是谁。

    那就好,看来我们是找对了!马兵看向身后的两人,不禁一笑,随后又在屋外转了一圈,不屑的说道:你们这房子也太小了吧!还没我家的厨房大呢!

    听着此人带有些看不起的话,朗父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只觉这人说话太过大气,这附近要说最好的房子那肯定非自己家莫属,可是在这面前的人口中说的却像是那山村小屋一般,看来这位老板身份不小啊,只怕也只是嘴上逞强而已!

    唉叹一口气,马兵拍拍手后又背在腰后,不顾那两口子的神色一脚就迈进了屋内,逞强不逞强的,你们说了算。

    喂!你怎么随便进别人家!朗母见马兵不请自进,瞬间急了眼,在听到刚才他所说的话,她本就不想待见他们,给我出来!我家不欢迎你!快给我出来!

    嗯哼!马兵止住脚步,摊摊手,又向那开车的秘书招招手后,只见那秘书拿出钱来交于朗母。

    这是参观费,收下!说着,马兵向内屋走去。而朗父看着婆娘手中的钱财,心头却有些吃惊,这出手未免也太阔绰了吧!而且他生平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进别人家的房子还给参观费的!这明显是在向自己炫耀啊!

    颤抖着双手接过那些钱,朗父目瞪口呆的站了一会后,径直尾随了进去,这下,他的语气在也没有像刚才那般强烈,这位老板,我们眼力小,真不知道您是哪位,这些钱我们真不敢收,你要参观的话请随意

    哦!马兵一脸吃惊状,可我听说你们最喜欢钱了,现在钱都在你们手上了,怎么,拿着烫手不敢要吗?

    这眼神中传来让人惧怕的光芒,朗父心头不禁一阵寒颤,他下意识的退了几步,最终也不敢再直视面前的人,只是低下头去,喉咙里发着嗯嗯的声音,但始终说不出话来。

    见此模样,马兵不禁冷哼一声,来到桌前坐了下来,我还听说我家姑娘跟你们家儿子谈恋爱你们强烈反对是吧!?就因为看着她比人家没钱!

    听到此话,朗父只觉天昏地暗,他也听出了面前老板口中的姑娘是谁,那不正是前几日,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拆散和自己儿子相处的女孩李国美嘛!当下他在也承受不住这眼前如同戏剧性的一幕,双腿一软一屁股落在了板凳上,睁大个眼痴愣愣的呆着。

    你觉得我们没钱是吧?!行!你等着!马兵说着越加的来气,他激动的站起身,示意那门口的秘书进来。只见秘书提着一个黑色大挎包来到朗父的旁边,马兵走过去,从包里随手一掏,掏出一沓钱砸在朗父面前的桌子上,那声音格外的响!只另站在门口观望的朗母不禁全身而颤!

    够不够?!又是一沓钱从马兵手中砸了下来,够不够!见朗父呆滞的表情,马兵依旧砸钱!待那钱堆到自己下巴的时候,朗父是被完全震惊坏了,当马兵又再一次想要将钱砸下来的时候,他拉住了马兵的手,苦着脸哀求道:老板你别在砸了,我心脏不好,是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们在也不管孩子的事了,真的!不管了不管了在这种无形的压迫下,朗父终究是抵挡不住,望着那扎的严实又厚的一沓沓钱,他终于明了今天这些人来实属是来报复自己!而这些也是他一生中从未见过的多!

    哼!听到朗父那发自内心的服输,马兵一摆手,大步走出门外,只留下那目瞪口呆的朗父张大个下巴望着桌上那一堆钱不知所措。

    这么多!见人离去,朗母才蹑着脚步走了进来,看着桌上的钱,终究是震惊万分。两人谁都不敢碰那些钱,只觉太过烫手!

    好一阵,朗父才恢复神态,捂着胸口对着朗母说道:你赶快找个袋子装起来,越快越好,看到这些钱我这心脏跳的厉害!

    放学的铃声响起,收拾好东西后,朗森正想要回宿舍,却谁料,门口竟然站着自己的父亲。

    跟我回去吧。

    我不!朗森沉着脸拒绝,除非你答应我和国美的事,不然,我都不会回那个家!

    我答应你!

    回答的很干脆,看着父亲闷苦的脸,朗森只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

    嗯!重重的点了下头,没在等朗森的回应,朗父便沉闷而去。

    回到家,朗母将今天发生的事全部说给了朗森,看着桌上那沉淀的袋子,朗森也是一脸的惊讶!对于国美有一个如此有钱的父亲,他自己也是从未听她提起过,就知道她的父亲是个独臂人,和父母口中所描述的完全不一样。不过当下,他也没想那么多,他最在意的还是他与国美的事,既然现在父母也不在干涉,那他也就安了心,这心中就如同是吃了蜜一般甜。

    此时,马兵的公寓内,三人正端着酒杯碰着,只听那姜宁波说道:今天这一出,可是真给那丫头出气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