桎梏之影:第二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距离那个东方人被抓走已经过了不少时间,弥亚拉不想拖到明天,她思酌了一下,从腰间取下令牌,刚要递过去,最后一刻却收了手。我也去。

    这绝对不行!老女仆立即拒绝,晚上城外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叫守卫护送就好了。哈娜妮提议。

    弥亚拉摇摇头。那我大哥就知道我作了什么,我不想今天的事情再发生一次。这件事十分重要,我需要亲自去了解和判断,不能假手他人,否则我很怀疑到时候能否说服赛义夫哥哥。不必再说了,我会藏起身份跟在后面,都由你们出面,但我非去不可。

    弥亚拉从书里了解过很多城市的宏伟壮丽,但哈卜拉城并不处于此间行列。她穿上侍女的衣服,带好纱巾,蒙上半张脸,跟在穆拉和阿玛拉后面,抵达西门时,天空中还燃着大片的红霞。3人一行混在返家的街边摊贩形成的行列里,顺利地走出了城门。

    哈卜拉港位于城市的西南方向,每天都有为数不少的商船停泊在此,落叶群岛,八河湾区,甚至是更远的东方来的商人们,穿着五颜六色的衣物,带着各种各样的货物和黄金,来此交易沙漠出产的香料,宝石和有着难以言明的美妙的葡萄佳酿。本地人和常驻的商业行会,在港口直到城市的区域,建起了一座喧闹嘈杂,充满活力的小型城镇。但是他们显然没有规划也无所谓质量,只用无数的棚户和布条随意摆放在一起,就堆成了足够满足需求的窝点,驿站和仓库,足够数千人在此进行各种交易。

    现在已经接近入夜,但喧闹似乎没有减弱的趋势,随着深入那些歪歪斜斜的街道,弥亚拉终于闻到了这座城镇的气味——这是一种混杂了海风,烂鱼,腐坏的水果的恶臭,配合太阳余晖升腾起的最后一丝热气,就算停止了呼吸,也挡不住它们往鼻孔钻的冲力,令人头晕目眩。她费尽全力才抑制住自己的不适感,不想给身边的2人送她回去的理由。

    穿梭在这迷宫一般的街道间,即使是已经在这座城市生活了20多年的穆拉,也需要不时停下来辨认前方道路。弥亚拉尽力四处张望,想借此分散注意力,忘掉自己身处无穷无尽的臭气之中。很多简单的棚屋连正式点的门都没有,只有简易的帘子和,她看到父亲的子民在屋内吃饭,休息,争吵,甚至还有哺乳的,但更令她吃惊的是,一路走来,有很多人家都燃起了火盆,正在屋中跪拜祈祷。她想起来,按照教义,日落之时正是晚祷的时刻,但城中一直都严守沙阿的律令,她都不记得上次看到这个情景是什么时候了。

    到了。穆拉在一间外面堆满了**罐的小屋前站住了脚步,如果这里都没有,就很难短时间弄到了。

    我先进去看看。阿玛拉上前拨开帘子进了屋。

    屋内很快传来一个老太婆的尖利声音:傻小子,快起来,来客人了!

    阿玛拉重新现身,朝她们点点头。一进到小屋之中,弥亚拉就松了口气,屋内充溢着浓郁的草药味道,在此刻变得是如此的甘甜。整个房间四周的木架挡住了所有的墙面,放满了大大小小的**罐。一个脸上满是皱纹的老太婆从搭起的简单小床上爬起身,继续朝里面大喊,傻小子,你人呢?

    在**罐被摔碎的声音之后,一个皮肤棕黑的青年人从后屋跑了出来,脸上还挂着朦胧的睡意。

    一会再教训你!老太婆转向她们3人,客人们需要什么?老婆子这里什么都有。

    穆拉向她报出了几个名称,老太婆侧耳听完,说道:这些可不好找啊,我得好好想想她面露难色,两只小眼睛转动着,看到穆拉手里的一小袋钱币,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她一把抓过钱袋,打开朝里面望了一眼,立即笑着说:想起来喽,想起来喽,有的,有的。

    在她的指挥下,那个青年人搬来几个空箱子搭起临时的垫脚处,取下一个个药罐,到最后一个时,他在上方拿起罐子,摇了摇后朝下面说道:奶奶,这个空了。

    空了?快去你叔叔那边,把那一大**都拿过来。老太婆转向穆拉,满脸堆着笑:客人,鲨鱼油需要再等等,请留一会吧。

    青年人急奔出门,老太婆则找出多块方布铺开,抓出药材放在上面,仔细筛选叶片和颗粒。弥亚拉凑近看着这些奇异形状的药材,轻声发问:这些药,都有什么作用?

    老太婆继续忙活着,顺便答道:这2种,没药和菖蒲,都是可以止痛,提振精神的。她伸出遍布纹路的手指,指向一旁像荆棘一般带着刺的植物根茎,这叫鬼蔓草,如果有牲畜吃错了东西,可以磨些粉放到食物和水里,让它们吐出来。

    牲畜?弥亚拉睁大了眼睛,觉得自己听错了。

    对啊,这草效用非常大,人受不住。

    弥亚拉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提问:那鲨鱼油呢?

    老太婆拿出一个空**,做了一个倒下的姿势:烧伤烫伤的时候,先敷一层在上面,再包起来。

    弥亚拉不懂这些药理,这些听上去毫无联系的各种材料,很难想象组合起来会是什么效果。她从罩袍内伸出手,轻触那些草叶,根茎和颗粒,感受着表面的粗糙和凸起,心里乱成一团。

    老太婆一下抬起眼帘:这手可真好看,能让老婆子摸摸吗?

    弥亚拉反应过来时,手已经被对方抓住了,一旁的阿玛拉脸拉了下来,她连忙给了一个眼色,她不希望闹出过大的动静。

    老太婆屏起呼吸,仿佛在把玩一件艺术品,满是皱褶的手指在她的肌肤上小心地摩挲:好多年前,老婆子也有过这么柔滑的手她过了几秒才从遥远的回忆中回过神,凑近了观摩着弥亚拉掌心的纹路,这位姑娘,你这手相一看就是富贵的命。

    弥亚拉知道这是骗人的把戏,但不知为什么却想知道后续:你还看出什么了?

    不止如此啊,这这真是无以伦比她几乎合不上嘴,如此闪亮,如此荣耀,老婆子第一次看到这么清晰的纹路,不可阻挡而这个不可能,这是

    对面的声音突然梗住,面色一瞬间变得灰暗,弥亚拉奇怪地追问:怎么了?

    老太婆惊恐的表情僵在脸上,愣了一会,然后放开了她的手,一对小眼不住游移着:没没什么。这位姑娘,老婆子什么也没看出来。她说完这句话就埋下头,继续挑拣药材包裹起来,一直到那个年轻人回来,送走她们,都再没开过口。

    在夜色降临的街道上走着,看到弥亚拉若有所思,略带些惆怅的样子,阿玛拉先打破了沉默:殿下,您别放在心上,这种神婆很懂得看人,再说些您想听到的话,都不是什么真话。

    我知道。弥亚拉说,她把后一句吞回肚子:既然如此,为什么她不继续说些好话呢?她转向另一边发问:穆拉阿姨,你相信那些关于圣火的传说吗?

    穆拉听到她问题的同时,身体微微定住了一下,短短一瞬之后才继续向前走去:殿下,我信过,我们都信过但我知道,沙阿陛下不信,他剿灭盗匪,驱离安曼大军,给哈卜拉带来安宁平和的日子,靠的是他的智谋和勇气,还有全国齐心。

    弥亚拉眼帘微阖,细细品味这些话里的意味。今日的月光一如往常,没有一丝云朵的的遮蔽,三个长长的阴影在她们身边忽左忽右,引导着她抵达城墙之下。阿玛拉出示了令牌之后,她们很快就得到了放行,她察觉到有士兵朝她多打量了几眼,但她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