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失忆了,月:28.怪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驾骏马狂奔,月儿道:姑娘,坚持一会,到前面我们便找个地方休息。

    好,小女子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女子边是道谢,右手却是暗暗抬起,眼眸露出杀机,一掌正欲劈向月儿后背,忽地一块石头袭来,击中女子手腕。

    哎哟女子一声痛喊。

    姑娘,你怎么了?月儿不知发生何事?

    没,没什么女子神色一慌,忙是掩饰,眼神却扫向四周,并无发现什么,女子神情微缓,又是抬掌。

    忽地又一石头飞来,只听又是哎哟一声,女子已是跌落马去,月儿忙是勒紧马绳,掉头返回。

    此时,薛苡芙亦是赶来,见那女子坐于地面,面容痛苦,自是不解。

    月儿,这姑娘不是在你马背,怎地掉落地上?

    师姐,我也不知怎会这样,兴许,是道路颠簸,未得注意月儿立即下马,正欲拉起女子,忽地一石块飞来,又是击中女子手腕。

    啊有人?月儿二人立即拔剑紧盯四周是何人在此?竟做些暗中伤人之事?

    哈哈哈一阵大笑突起,一阵树叶晃动,一个身影突然立于二人身前,男子模样俊秀,中等身材,身上背有一个大布袋,神情带有几分调皮。

    你是何人?怎么对一姑娘家如此无礼?薛苡芙气愤道。

    哼哼,姑娘?男子脸色一变反问道:这般魁梧的姑娘还真是少见呢?二位姑娘,不是穿着女子衣服便是姑娘,这世上总有些居心叵测之徒仗着自己面容清秀便干起龌龊之事。

    月儿二人一怔,此人话为何意?

    男子暗暗笑着,边是手指一弹,那女子衣裳便撕裂一片,薛苡芙见此自是大怒你这好色之徒,竟光天化日说着,便要持剑砍去。

    师姐,且慢月儿忙是阻拦师姐,你瞧

    那女子已是起身,拨去面上乱发。

    又是你这小子来坏我好事女子声音低沉粗犷,薛苡芙吃惊不已,这不是男子声音吗?又再看这女子,身形确实高大,昨夜漆黑却是未能看出。

    哼,怎么?又想爬着回去不是?那便动手试试。男子眼中皆是嘲讽,女子看了其半刻,神情愈发不安,狠狠瞪了男子一眼,一瘸一拐地离去。

    这薛苡芙二人却是糊涂,事情便这般解决了?

    年轻男子见那人走远,亦是无力坐下。

    月儿自是抱拳道:公子,方才多有失礼还请公子包涵,我们二人绝非有意而为。

    年轻男子看了二人半晌,神情愈发古怪,过了一会儿,开口道:那个二位姑娘,身上可还有干粮?

    屋外,雪雨飘飘,冷风呼啸,厅内,众人焦急,来回踱步。

    唉,不知二人怎样了?薛苡芙眉头深蹙,不时朝里间望去,一旁顾恒亦是担忧不已。

    大师姐,莫着急,爹爹已将丹药取来,相信月儿他们定会无事。天瑶安慰道。

    但愿如此薛苡芙虽是点头,却眼露担忧,先前众人皆在练功,忽而太子殿下匆匆赶来,门主及薛苡芙等人才知发生之事,门主立即为二人治伤,如今已过一个时辰,仍不见门主出来,薛苡芙又怎能不担忧,亦是责怪这二人竟将这般重要之事隐瞒于她。

    这时,门主从里走出,众人纷纷迎上前。

    门主,月儿她们

    你们莫要担忧,她二人已无大碍,只是流清本就伤势未愈,如今又耗损大量真气为月儿强行逼毒,虽暂无性命之忧,若要醒来恐需得些时日。

    他们无事便好众人皆是暗松一口气,又忙是去里屋照看二人。

    次日,月儿先是醒来,薛苡芙便将昨日事情告之于她,月儿愕然,方才知晓流清为救自己竟伤得如此之重,当即自责不已,不顾众人劝说,未待身体恢复便日日守在流清身旁。

    五日后,流清终是醒来,睁眼便见月儿趴于床沿正在酣睡,不忍打扰,便一直横卧,静静凝视于她,伸手轻抚其面,暗想月儿无事便是极好,全然忘记身体之痛。

    待月儿醒来,见流清正眼含笑意地看着自己,月儿又惊又喜,忙起身去通知众人。流清才知月儿竟在其床前守候三天三夜,愈是心疼,让其回房休息,月儿不允,众人一阵游说,月儿这才回房休息。

    又是过得半月,流清伤势痊愈,然却有一事困扰流清,自其伤好后,流清便发觉自己心口时有疼痛,这种痛症未有缘由,流清暗想或许是因其法力尚未恢复,又兴许是久未遇水才会如此,于是便夜夜泡在木桶之中,希望疼痛消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