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恋爱日常:7.仗剑天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山上的日子自然是乏味枯燥的,为了回家,林珵不断打磨自己,没日没夜的拼命学习。

    只怕眼前的少女早已经忘记,当年林珵离家时,小小的她是如何痛哭流涕,抓着他的衣摆不放他离开,要与他拉钩约定,早日回来。

    原以为这番对话不过是林蓁的一时兴起,过不了多久就会忘记。

    然而隔天早膳时,林蓁又出其不意地提起这事。

    爹,我想出去散散心。

    哦,带上阿珵就行。林正则没当回事。

    我是指,出趟远门。林蓁状似漫不经心,其实在偷偷观察爹娘的神色。

    一旁的林珵突然呛了口茶,忍不住咳嗽起来。

    远门?多远?林正则诧异道。

    就江湖游历那种。林蓁有些底气不足。

    我也要去!林苍连忙表态。

    林正则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叶以舒淡淡地开了口:我书房里那本《娇蛮公主闯江湖》是你拿走的吗?

    林正则才反应过来:说了要你少看话本!你要是闷,就去南山白居寺上上香。

    那寺庙也很无趣呀不是,我也不是闷,我是想出去历练一番!

    我也要去!林苍继续表态。

    你有什么可历练的!家里又没有掌门之位可给你继承!林正则没好气的说。

    哎,也是好久没出去旅游了。叶以舒在一旁自言自语,见林正则一个气急败坏的眼神过来,连忙改口:蓁蓁,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可不好闯江湖的。

    林蓁很是不服气:我这功夫,自保是够了的!再说了,阿珵也答应一起去的!

    刚平复过来的林珵又呛了口茶,什么?我什么时候答应的??

    你可别拖阿珵下水。叶以舒愠了一眼林蓁:若遇到歹徒,阿珵本可以自己解决,多了你这个碍手碍脚的,反而不行了。

    什么歹不歹徒的!不出门就不会遇到歹徒!林正则都快跳起来了,他又气又颇有些无奈地说:阿舒,你劝劝她。

    叶以舒点点头,沉思了片刻,抬头看向林正则:相公~其实人家也想出去玩~

    林蓁和林苍:!!!

    林正则和林珵:

    看着三对相似的大眼睛闪闪发亮的望过来,作为一家之主的林正则十分无奈:阿舒你明知近年关了,我一时走不开。

    叶以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道:近几年你还没回过家吧?

    什么?林正则一时没回过神。

    今年回汴京过年吧。叶以舒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来。

    汴京林家,正是英武侯林正则的本家。

    林家是汴京有名的书香世家,名满京城,历朝历代出了不少辅国良臣。以林正则之父——林伯庸来说,他曾做过当今圣上年少时的恩师,因而在如今除了任当朝左丞相以外,还身兼太师之位,可谓处尊居显。

    而这样一个门庭赫奕的书香世家,却出了一个舞刀弄枪的武将,可见林正则也必是在家中斗争过一番的。

    本来身为武将,能混到封侯封邑的地步,也算荣光了。

    可自古伴君如伴虎,哪怕林正则与当今圣上是童年玩伴、多年挚友,但谁又能保证日后如何?

    未免遭遇猜忌、家破人亡,林正则直接放弃了一切恩典,领个闲职,携妻归隐,也算全了这份君臣情谊。而为避嫌,林正则自然也和仍在仕的汴京林家,少了来往。除了每三年回京述职时会短暂相见以外,平日里连书信都极少。

    这一晃,又是三年未见,也不知父母身体如何,弟妹们可有长进?想到汴京林家,林正则不免有些恍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