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恋爱日常:9.人傻钱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能放的带走路上吃,不能放的晚上宵夜嘛。

    小鹿无言以对,只能随她继续逛。逛着逛着,林蓁又在一个小摊前停下了,只见她拿起一枚花纹精致的铜镜,似十分感兴趣的样子。

    公子可真有眼光,这是西洋铜镜,照出来就跟眼见的一模一样!摊主见有客人来,热情的招呼着。

    林蓁打开铜镜,只见小小的镜子里映出了一张俊郎少年的面庞,竟是比自家的铜镜还要清晰,不由心生欢喜:这个多少钱?

    摊主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二人一番,这主仆二人虽穿着打扮并不张扬,但一看便气度不凡。他伸出一个手掌比了比:五十两。

    五十两!?林蓁正待掏钱,就听一旁小鹿怒斥:老板你欺我们是外来客吗?这样的西洋铜镜我们在京城里都见过,人家可不敢开这样的价!

    平日里林蓁对钱并无概念,在府城里看中什么都是直接拿,每月店家会去英武侯府统一结账。但小鹿却时常出府办事,对于外头的物价行情,她心中自是有数的。

    林蓁放下腰间准备掏钱的手,也跟着怒斥起来:都说兰乡镇民风淳朴,我看也不过如此!当我们人傻钱多吗?这铜镜我们不要也罢!说完也不理店家的挽留,扭头就走。

    而扭头走得太急,林蓁与一人撞了个正着。还未等林蓁开口说话,对方倒是先道起歉来。

    对不住,对不住。只见撞到的是个中年的乡下汉子,老实巴交的样子,道歉的话语还带着乡间口音,一脸惶恐,似乎生怕得罪了贵人。

    没事,是我不好。林蓁摆了摆手,就让他离开了。

    这事不过是个小插曲,林蓁本没有放在心上。可直到她在下一家小摊贩前面,四下摸不着钱袋时,才又想起了这茬。

    好他个王八犊子,竟敢偷本小爷的钱袋,真是活腻了!林蓁一个暴脾气没忍住,破口大骂起来。她还想回头去找,可是那人早就跑不见了踪影。

    直到天色渐暗,二人回到客栈,林蓁还有些意难平。

    钱袋里不过是些碎银子,对于带足了盘缠的二人来说其实损失不大。

    林蓁更多的是恼羞成怒,她自诩会些拳脚功夫,还指望出来能够行侠仗义,没曾想,走江湖的第一天,上午因晕船吐成了狗,下午还被最最低级的扒手给教做人了,真是出师不利!

    而这其实不算什么大事,林蓁素来是个看得开的,睡了一觉起来,她也就不惦记了。昨日逛了镇子里面,今日她打算带着小鹿去郊外走走。

    又是一路优哉游哉的闲逛,突然,林蓁看到了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

    她连忙拉着小鹿躲到一旁,眼睛还紧盯着那人的方向。

    公子,你在干嘛?小鹿小声问道。

    我好像看到昨日那个扒手了。

    他发现我们了吗?小鹿有些紧张。

    哦,那我们为何要躲起来?

    林蓁一脸疑惑地看着她,表示对她的问题感到不解。

    我们这样真的很显眼小鹿似乎有些难为情。

    而此刻林蓁才发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她突然拉着小鹿往墙后一站,这个动作实在是来的突兀,引得路人纷纷侧目看来。

    林蓁也有些脸红,尴尬的笑了笑,便装作若无其事的领着小鹿往前走,却是往那扒手的方向走去。二人远远的跟着扒手,拐了几个弯,只见那扒手走进了一家酒馆,正是昨日码头前的那家。

    公子,进去吗?

    不进去。这扒手像是个惯犯,敢大摇大摆的进茶馆,说不准有同伙。

    我看那茶馆也像和他一伙的!哪有这么巧,昨日我们才去过,就被盯上了。小鹿恨得牙痒痒。

    难说,总之先等等看。

    林蓁和小鹿在门外守了许久,才见那扒手吃饱喝足出来,果真是有几个同伴。他谈笑间神情得意洋洋,半点都没有昨日老实巴交的影子。

    二人又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只听见几人的对话断断续续的传来,什么小白脸啊,人傻钱多啊,竟是在跟同伴炫耀昨日偷了林蓁的荷包!

    林蓁气得跳脚,当场就要冲上去揍人,还没等她冲动,只见身边的小鹿已经杏目圆瞪,撩起袖子要往前去了。见她这样,倒是唤回了林蓁的理智,她连忙拦住了小鹿,道:不急,他们现在人多。

    我能打十个!小鹿还是忿忿不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