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恋爱日常:14.火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种深夜里无声无息燃起的大火,原本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万幸当时林珵偶然发现苗头,及时告知了驿馆上下。

    林珵还是昏迷不醒,他被安置在驿馆附近临时搭建的棚子里,身下只是垫了一层草席。

    林蓁微微起身,调整了一下坐姿,揉了揉已经有些发麻的腿。刚才她一直跪坐在林珵旁边,用热手帕为他擦拭露在外面的皮肤。

    他好像在做梦。林蓁一脸担忧地说,忧思过重再加上半宿没睡,她眼下隐隐泛起乌青。她绞了绞帕子,轻轻擦拭林珵的额头:一直在冒汗。

    小姐,换我来照顾珵少爷吧,你稍微歇一会。小鹿也很担心林蓁的身体,刚刚她来来回回的奔走帮忙,也请了大夫过来看过:大夫说他没受伤,许是受了惊吓。

    林蓁摇摇头,看着林珵在梦里也紧皱着的眉头,垂下眼眸,沉默不语。

    往日里阿珵都极少生病,总是一副健康强壮的样子,让人几乎都忘了,他也不是铁打的身子。林蓁的脑中浮现出一个满身伤痕、瘦弱却倔强的男孩的身影,他遭受了非人的待遇,眼神里却没有恨意,只是闪烁着顽强的生机,如一株野草。

    半晌,她才开口说道:许是这场大火让他想到以前的事了。

    他很渴、很饿,但是他无暇顾及这些,只是尽全力在奔跑,身后是两只凶狠的大狗,龇着獠牙,眼露凶光,马上就要撵上他。

    情急之下他爬上了一棵树,树枝刮花了他的脸,他感觉不到疼痛,惊恐地望着树下。

    那两只狗还在树下,发出威胁的吠叫声,跳起来想要咬他。

    一个看不清面部的男人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咒骂他是偷包子的小贼,骂够了,便留下两只狗,一脸嘲笑地离开了。

    那天,他在树上呆了一夜。

    为了一口吃的,他被人牙子骗着去做奴婢。

    即使在冬天里也穿着最单薄简陋的衣裳,吃的是残羹剩饭,他像一条流浪狗一样活着。

    然而因为七八岁的男孩已经记事,而他又格外瘦小,迟迟没有人愿意买下他。他能像流浪狗一样活着的日子也被终结了。

    他仿佛成为人牙子泄愤的工具,动辄是一顿无情的棍棒和鞭打。

    他默默承受下来,只要有口吃的、能活下来,他可以忍耐。

    很奇怪,他明明都已经记不清梦里这些人的脸,却能清晰的记住他们的表情,是冷酷的、狰狞的、厌恶的、怜悯的如看待蝼蚁一般看着他,仿佛他是死是活,都不值一提。

    这是谁在唤他的名字?

    他面前站着一个女孩儿,梳着两个可爱的羊角辫儿,歪着脑袋看着他:你为什么在吃这个?

    他低头看看手里有些发酸的馒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女孩儿转身便离开了,他想喊,却露出一抹苦笑。

    但女孩儿很快又回来了,身边还带着两个衣着华美的人,她四下望望,指着他说:我要他。

    然后一切仿佛做梦一般,他被买走了,他心里带着惊讶和惶恐,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而那个女孩儿似乎看出他的不安,轻轻地走到他面前,与他四目相对。那眸子澄澈若溪水,闪耀若星辰,眼里没有任何嫌弃、怜悯或别的情感,她只是认真的望着他,然后伸出柔软的小手,牵起他。

    她说:哥哥,你别怕,以后会好的。

    那些咒骂、棒喝、鞭打所有的委屈在一刹那间消散,他的眼里盈出了泪水——这是自他无家可归后,第一次留下眼泪。

    他在炼狱里挣扎过,而一双温暖的手给了他救赎。

    他看了眼自己满是伤痕的手,那温柔的触感仿佛还残存在手心里。

    而他耳边,响起女孩儿的呼喊。

    阿珵,你醒了吗?林蓁有些不确定,刚刚林珵在昏迷里露出有些痛苦的表情,嘴唇喃喃着一些听不清的话语,于是她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轻轻地唤他名字。

    林珵缓缓的睁开双眼,眼神还有些涣散。

    阿珵?林蓁凑过去看他,惊喜的问道:你醒啦!你感觉怎么样?

    林珵的双眼渐渐有了神采,但他却直直地盯着林蓁,一言不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